我们都在“玩语文”

我们都在“玩语文”


——-与常州梁增红的QQ


 


     梁增红,江苏省常州市第二十四中学语文教师。前几年,因为新教育,因为教育在线,我们联系颇多,交流较频。记不得是参加哪一次会议了,我们还曾同居一室。与增红已经几年不曾联系了。今天,我因为在编辑《教育在线周刊  悦读》的教育在线博客推介专辑,又“邂逅”了增红老师,于是,给他发了邮件。这是个网络的时代,沟通变得很是容易。没多久,增红就给我发来信息,中断多时的交流又接通了,于是便有了如下的一段聊天与一个决定。


leqksis  11:30:46


梁兄今年带什么课?


独钓寒江雪   11:30:52


初二语文


leqksis  11:31:07


潜心教研哦 ,一直用心吧?


独钓寒江雪   11:31:19


没有啊,只是玩玩的


 leqksis  11:31:54


玩的心态很好呀,我现在也是在这样玩呀


我们都在“玩语文”!


独钓寒江雪   11:31:57


有空的时候就当做自娱自乐的


呵呵,没有负担


leqksis  11:32:42


你们那里教研的风气如何?


独钓寒江雪   11:33:16


学校的教研几乎没什么,市区里,每学期开几次公开课,就这样的


一切都靠个人自己


leqksis  11:33:39


周边有些志同道合者?


独钓寒江雪   11:34:08


没有我们以前在教育在线上的那些热血之人


独钓寒江雪   11:36:07


你是否有空过来一聚?


leqksis  11:39:43


听说四月份,镇江有个活动?


独钓寒江雪   11:39:50


是啊,我打算去的,你呢


 leqksis  11:40:14


我也打算去的。不谋而合呀


 leqksis  11:41:30


昆山与常州近在咫尺。本学期,抽时间上一次课玩玩。就你我两人,甚至不要听课教师。如何?


独钓寒江雪   11:42:07


这个建议太好;我非常乐意与刘兄切磋


现在的志同道合者太少了


leqksis  11:42:28


那就是一拍即合!


leqksis  11:42:57


我们这些60后,难得还有如此激情哦,赞一个


独钓寒江雪   11:43:09


呵呵,时代造就的,经历造就的


leqksis  11:43:37


上课,初定在镇江会议前,还是后呢?


独钓寒江雪   11:43:55


你定时间、地点


leqksis  11:44:38


四月中旬吧,如何?


独钓寒江雪   11:44:41


好的,没问题,最好明确一个探讨的主题


leqksis  11:44:47


我特别希望探讨一下语文课堂教与学的方式转变。这是语文课堂教学的重要问题之一。

独钓寒江雪   11:45:44

 

 leqksis  11:45:54

 

也不惊动学校,地下组织活动!

 

独钓寒江雪   11:46:26

 

我们两人的事情

 

leqksis  11:46:31

 

寻找上课的“快感”。

 

独钓寒江雪   11:46:37

 

好好好

 

leqksis  11:46:46

 

呵呵,我们两人在寻找“快感”!!!!

 

独钓寒江雪   11:46:59

 

太难得了

 

独钓寒江雪   11:47:14

 

我去吃饭了,老婆催着

 

leqksis  11:47:22

 

OK,再见。

 

独钓寒江雪   11:47:24

 

再聊啊

 

leqksis  11:47:29

 

抽时间细聊!

 

《一个人的教育史》目录

   《一个人的教育史》目录


 


序言一 教育自传:从研究自己开始/刘良华


序言二 相知二十年/成彦明


  /回味我庸常的教育生活/刘恩樵


 


Ⅰ篇  底色:寻常百姓等闲事


A、生于60年代


一路走来,时代的风景依稀


B、家在苏北大潮河口


我的家在苏北大潮河口


长辈逸事


2007年冬天。老家


C儿妻的故事


与儿子的游戏


妻子两三事


D、给自己画像


我是谁:兔年说“兔”


我是愚人一个


“桥”与“樵”:名字的故事


有点爱好总是好的


我还能走多远


——写在我的41岁生日之际


Ⅱ篇  上学:一个原生态的自我


A、走过70年代


上学杂记


B、光阴的故事


流年碎影(一)


流年碎影(二)


童年的游戏


读小学时的鲜明记忆


C、所谓的大学


回味读电大的日子


函授散记


Ⅲ篇  教书:教育樵夫的年年月月


A、二十六年弹指间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


来昆山已经六年了


B、某日某周某月


岁月屐痕:以2005520为例


有这么一周:2006年第48


20071月:一段真实日子的全记录


C、事件印记


寻访周弘


为《耕耘集》而写


贵于行而敏于知


——《日行录:大潮河教育随笔》序


监考记


“你做教师很失败”


牛奶事件


 剪毛、卡努及其他


只要用心去感受


我的第一篇随笔


我与教育在线的情缘


狡兔N窟:我的博客经历


e时代:我总是赶不上你的趟


香樟书屋


渴慕班主任


教干经历:一段特殊的旅程


KSIS:与你同行
我要教境外的孩子


给吕明慧同学的一封信
我们一起努力,做最好的自己


与孩子们谈谈心


D、与“第一线”有关


阳光打在我们的脸上


狂疯?激情?理性?


京湘之旅散记


E、这几年,每年都盘点


2002(上):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2002(下):我的春夏与秋冬


2003:简单的一年


2004:给生命有个一点点的交代


2005:我的十个关键词


2006:我的十件大事


2007: 荒芜的一年


Ⅳ篇   语文:我一生注定的叙事


A走在语文的路上


贫瘠的读书时代


舞蹈在语文的边缘


语文之路上的樵夫


B语文故事


澡堂子里的灵感


提升思想,张扬个性
让诗意在春光中飞翔


“你闻到了什么味道?”


小题大做 益处多多


语文课堂小艺拾掇


C、个人的语文观


语文四题


绿色语文:我们用自己的方式爱你


滋·润·语文


反思语文教学中的五句话


从理念到实践:“新课标”下的“新语文”构想


 


后记


有点意思,更有些意义


 

我对教育思考的源头

 我对教育思考的源头


 


 


为了寻找一本旧书而翻出了自己过去写的文字,看着看着,不觉就坐在书房的地板上慢慢地欣赏起来了,而且兴味盎然。让我兴味盎然的不是写的那些文字,而是我看到的我大约25年前的那个时候写作的过程与状态。我越看越觉得有趣,所以想写篇短文,题目就叫《藏趣》,记述我翻阅这些收藏得发黄的文稿的情形与趣味。


然而,当我真正动笔写的时候,我对文章的立意发生了变化。我想追溯我的教研的经历,而追溯的结果,就是让我看到了我对教育思考的源头。


我一直认为,我开始以写随笔的方式进行教研是在93年的元旦,因为,从93年的元旦开始,我用正式的笔记本记录下我在教学过程中的点点滴滴,而且,从那时起至今就不曾间断过。


其实不然。在历史研究中,往往因为某一重大的考古发现,就把人类的历史往前推移千年甚至万年。我近来发现的这些随笔资料表明,我在84年的时候,我就开始零星的记录自己在教育教学过程中的思考与实践,这也表明,我从那时起,就有了积极教研的自觉。


这些资料大约有一百多页,现在已经发黄得很,而且,变得很脆了,有图钉的地方已经锈蚀得很厉害了,在翻阅中,还会不断地散发着一些故纸的味道,甚至有点呛鼻,桌面上也散落一些纸张脆裂下来的纸屑。这些资料,留存的时间虽不算太长,只有25年左右,但是,在我看来,已经很古老了。


我翻阅着这些资料,心里充满了喜悦。我真的感佩自己,一是在自己很年轻的二十出头的时候,就把兴趣落实在教研中;二是这些资料,经过了25年之久,在我搬家多次辗转多地的情况下竟然没有丢失。


说实在的,这些随手写下的文字,有的写在作业本上,有的写在学校的信笺上,有的写在备课笔记纸上,有的一张纸写一篇,有的一张纸写几段,没有一篇长文,大多是豆腐干式的小短文,甚至根本不成文,只是几句话而已,而且,似乎没有什么大的价值。如果说,我对教育教学的思考是条河流的话,到了今天虽然不是很宽阔,但是,也有了一些积累,也有了自己的一些积淀,那么,最可贵的源头,就是来自于25年前我写下的这些对教育的极其零星的思考文字。可以这样说,这些文字,对于我个人来说,就是我的教育教学思想的源头。


我不妨抄录几则:


今天的第一堂语文课教学说明文《中国石拱桥》,我讲得比较细,分析得比较多,似乎也比较透。因为,这是学生第一堂学习说明文,这就要给学生做示范分解,目的在于给予方法路子,以后再采用单元教学设计的方法,采用教一带一地方法进行教学。


                                          19841021


学生能不能在上课是集中注意力,关键在于教者教的如何,包括是不是讲得透彻,循循善诱,循序渐进。但我认为,教者做到这些还不够,除此之外,还必须注意讲课的趣味性,寓教于乐,使学生在轻松愉快中获得知识。


                                         198437


教案一定要是自己辛勤劳动的反映,也就是说,教案不能是袭用他人的,否则,即使是带着教案走进课堂,那教案也不是属于你的。我的《白杨礼赞》教案又饿就是袭用,因此,在讲课是就不能很好的讲出来,虽然“备”了,然而讲不出来。


                           《白杨礼赞》教后记    1986510


鼓励学生提问题,提得越多越好,这是很好的教学方法。我教《松鼠的风格》就准备采用这样的方法,1、让学生阅读课文,把不理解的字词划下来,查字典理解字义,然后写下来;2、鼓励学生大量提出问题,每人至少两个。然后教师再归纳讲解。


                                                1985225


                                        


我觉得,有两项措施要做,首先,每堂课都要让学生充分地读几遍课文,或朗读,或默读,或细读,或快读,或跳读,每读一遍,进行一个项目的训练,由易到难,由简到繁,逐步提高。其次,每堂课都要给出七八分钟的时间,让学生质疑问难,开展讨论,让他们锻炼自己的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1984123


就是这样一些在今天看来简单浅显的片言只语,汇聚成我今日的教学思想之河。每一个教师,其实都应该如此汇聚自己的思想之河。


然而,在欣慰之余,我也在反思,我的教育思想的河流虽说是源远流长,但是,二十多年下来不曾宽阔而汹涌,总是呈现出枯水的状态,原因何在?也许在于我的浅陋,也许在于我的浅薄,也许在于我的浅识,也许兼而有之。


好在,这条河流还在一直流淌着思考之水不曾枯竭。我这条河流,注定只能是细水长流了。


就这样细水长流吧,只要不枯竭就好。


 

我常说的三个短语

我常说的三个短语


 


在平时的教育教学过程中,我常会说的几个词是“太好了” 、“没关系”与“你说说看”。


先说“太好了”。其实,这个词不是我的首创,而是从别人那里学来的。大概在七八年前吧,我们学校里聘请过一位特级教师。这位特级教师是苏北的,已经退休,叫何国成。他的主要任务是经常来我们学校,听听青年老师的课,与他们做些交流与研讨,以帮助青年老师成长。何老师经常说的三个字就是“太好了”。不管是学生,还是教师,与他交流,他非常谦逊,注意倾听,而且,在倾听中常常是频频点头且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太好了”。于是,许多老师与学生都喜欢与何老师交流。因为,交流中,能得到何老师的表扬与欣赏。我也是经常与何老师在一起交流的。久而久之,我也就学会说“太好了”三个字。平时,无论在课堂上,还是在日常的交流中,无论是与学生交流,还是与老师们交流,我大多会说“太好了”三个字。说得多了,说得久了,许多老师干脆就给我起了绰号,叫我“太好了”。其实,说“太好了”这只是现象,究其实质,在我看来,“太好了”三个字背后隐含着我的教育理念,这就是尽量多地做到赏识,对学生如此,对同事也是如此。注重赏识,注重激励,是我做教育与教学工作的一个基本原则与基本方法,也是我处理自己与周围的人以及事关系的基本思维。我觉得,就一个人而言,总有“太好了”的地方,就一件事而言,也有“太好了”的层面。我总是先发现“太好了”的地方,然后再指出不是太好的地方,总是重说“太好了”的地方,而淡说不是太好了的地方。


再说“没关系”。在我看来,也许“没关系”与“太好了”是一对孪生兄弟。正因为我注重赏识,所以,就容易宽容。我常说“没关系”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待学生。学生在课堂上回答问题,有时回答错误或不能回答,我不会怨愠,总是亲切和蔼地说“没关系”。每当学生有些失误甚至是一些可谅解可改进的缺点错误,我都会在一番教育引导后说“没关系”。另一方面是对待同事,对于同事对我的一般的误解一般的损害一般的过失,我常常付之一笑,说声“没关系”,起码,我会在心里自己对自己说“没关系”的,从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不会斤斤计较甚至无限上纲上线。我总觉得,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我也绝对如此。对学生的宽容就是一种教育一种勉励,对同事的宽容就是一种友情一种互敬。后来,我的几个调皮的学生,因为我常说“没关系”,以至于后来他们与我见面打招呼直接就以“没关系”来打招呼,我也会笑着回答“没关系”,从而师生一阵欢笑。再后来,有学生用英语跟我说“没关系”,于是,我也就跟学生学上了英语的“没关系(Never mind”,于是见面的招呼就不是汉语的“没关系”,而是英语的“Never mind”了。这英语的“Never mind”,我还是学了很久才学会的呢。虽然很生硬,但很有趣。然而,我只是会说而并不会写。


第三再来说说“你说说看”。在课堂上,我常常说“你说说看”,目的在于让学生发表一下自己的想法,让学生自我发现自我表达。在处理某些事情的时候,我会对学生说“你说说看”,目的在于让学生自我陈述自我反省自我教育。我觉得,“你说说看”,表示我在学生观上师生平等,在教育教学方式上注重凸显学生的主体。


“太好了” 、“没关系”与“你说说看”,从现象上看,这只是三个简单的语词,而实质上却是教育教学上的三个重要理念,这就是“赏识”“宽容”与“尊重”。如果说“赏识”“宽容”与“尊重”这是教育理念中非常抽象、宽泛而又空玄的理念,那么,“太好了” 、“没关系”与“你说说看”就是化抽象、宽泛、空玄为具体为可感为可为的细节。


因此,我常常喜欢说“太好了” 、“没关系”与“你说说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