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是雅致的雅

雅是雅致的雅


            —-鲍尔吉原野《春是春天的春》


 


                                 


我真是孤陋寡闻,当朋友向我推荐鲍尔吉原野的《春是春天的春》时,我的第一疑问是鲍尔吉原野是哪个国家的作家?


我即在网上搜索,结果让我赧颜。鲍尔吉原野竟然就是我国著名的蒙古作家。


鲍尔吉原野,蒙古族,祖籍内蒙古自治区哲里木盟宾图旗,1958715日生于呼和浩特市,内蒙古赤峰市人。中国作协会员。我国著名的蒙古族作家、儿童作家。从1981年开始发表作品,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等均多次获奖,近年以散文创作为主,著有《掌心化雪》、《惟一的橘子惟一的灯》等散文集13部,被评为辽宁省优秀青年作家,曾获人民文学散文奖、文汇报笔会奖、中国新闻奖金奖。出版的主要作品有:《今年秋天的一些想法》、《譬如朝露》、《羊的样子》、《青草课本》、《每天变傻一点点》等。


鲍尔吉原野有一种来自于蒙古族的高贵、诗意与一尘不染的纯真心灵。他的文字却不受任何羁绊,文字如野马破阵,云过山峰。他的作品豪放、幽默、睿智、雅洁、细腻,他毫无困难地把这些因素融合,以其独树一帜的风格从容宁静、自领风骚。但最鲜明的,是他笔下倾心描写人间的美善,使人回味不已。


以上这些,是因为我出于对鲍尔吉原野的好奇而搜索到有关介绍。读完之后,虽然有点了解,但也仅仅是了解而已。


然而,当我读了他的《春是春天的春》之后,我的心一下子激动起来,无以言表的兴奋让我拍案,大呼妙绝。遥远的鲍尔吉原野也仿佛一下子站立在了我的跟前,我用崇拜饿眼神注视着他。


 


                                 


读了《春是春天的春》之后,我对网上说的鲍尔吉原野的作品“豪放、幽默、睿智、雅洁、细腻,他毫无困难地把这些因素融合,以其独树一帜的风格从容宁静、自领风骚。但最鲜明的,是他笔下倾心描写人间的美善,使人回味不已。”有了些许理解。
   
《春是春天的春》真的是太雅了。仿用作者的标题,这个雅,是雅致的雅。


它雅在结构。文章分别以“春是春节的春”“春是春雪的春”、“春是春分的春”、“春是春水的春”、 “春是春草的春”、 “春是春耕的春”、“春是春天的春”七个短句开头,形成七个小节。每一节都抓住了春的某一特点加以渲染与描写,既给人以具体的感悟,又给人整体的印象。行文有强烈地节奏感与层次感,给人有铿锵春天的美感。


它雅在细节。作者描绘春天特别细腻,通过关注细节透漏出来的春的信息,来向读者展示春天的活力。我们仅以第一节为例:“小孩子像一堆红萝卜四处滚动”;“他们兜里多了钱,还有鞭炮,眼睛东张西望”;“人集体换上同样的表情:憧憬的、采购的、赴约的、疲倦的,打底是豪迈的表情,即春节的表情”;“一只小白狗往桑塔纳车轮撒尿做记号,一会儿车开了,上哪儿找这个记号呢?”。作者观察春天真是仔细。他抓住了在别人看来司空见惯、无足挂齿且没有走入心灵的细节,把它绘成一幅幅精致的小画呈现在读者面前。


它雅在语汇。《春是春天的春》尽管文章短小,写的也是常见的春的主题,但是,这篇文章完全给人一种视觉的冲击,文字的震撼。这种冲击与震撼主要来自于文中的语汇,令人叫绝的语汇。我们不妨把玩几处。“雪沃大地,黑龙江省进入童话,吉林省进入版画”,作者把大雪覆盖下的黑龙江与吉林,想象成“童话”与“版画”,真是出乎意料。“春冰薄如翼,捡一片放在手心,透出鲜红的掌纹”,这是多么美妙的一瞬,这是多美会心的清凉,这是多么细腻的发现。“草是春天的信函,连篇累牍,蘸着绿色的墨汁,写到天涯海角”,拟人手法的运用,真是出神入化。可佩作者,亏他想得出来,这样描写春草,恐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我知道这样说也许偏执,但面对着这么美妙的文字,我无法做到不偏执。类似这样的语汇还有很多。这正是《春是春天的春》最动人之处。


它雅在援引。《春是春天的春》有个重要的特点,就是多处援引古代诗文或者乡俚农谚。“洛阳游丝百丈连,黄河春冰千片穿”、“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侵陵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春分麦起身,一刻值千金”。这些诗句的得体恰当的引用,使得文章更加显得厚重浓醇,也使春天显得更有意味与情韵。另外, 作者还以米芾的书法以及德沃夏克的舞曲来拟春,因而使得无论是春还是文,都透出几分古雅与神韵。


它雅在标题。初看《春是春天的春》,觉得这似乎是一句废话,但是,读了全文,你不得不佩服作者这种看似寻常却奇崛的神奇。“春是春天的春”,这是模仿孩童识字时组词识字的一种句式。这个仿用却意外地获得了陌生化的效果,虽拙却奇。此语给让人联想到“春”与“孩童”的关系。文字的背后有着深刻的内涵。题目是《春是春天的春》,文章中七个小节又以这样的句式展开,使得文章标题与全文浑然一体,文脉紧连。


它雅在结尾。教员(温柔):春……/孩子(倔犟):春!/教员(端正):春天的春…… /孩子(强烈):春天的春!/喊声太大了,屋檐的小鸟惊飞,风从树林跑过来,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又是出奇制胜的一处。文章结尾模拟“孩子在乡村的学堂里朗读”的情景,而且,像写剧本一样来写,连标点符号都非常考究,真是别出心裁。读到此处,我们仿佛看到春天的乡村,乡村的学堂,学堂的孩子,各个神情专注,目光灼灼,涨红着小脸,放声诵读的情景。“春”与“孩子”在这一刻交融。


 


                              


这样的文章怎么上?


首先,我不会选择有设计的上法。如果设计了,什么导入呀,过度呀,问题呀,讨论呀,合作呀,等等这些,都与本文的格调不谐。自然的春,应该有自然饿上法。


其次,我会选择素读的方式来让孩子学习这篇文章。我所说的素读,就是纯粹的读。让学生放声地读。读是学习本文的主要手段。也基本是唯一手段。


再次,我会选择在春天里学习本文,我会带着学生到一片春的田野里去诵读本文。


我认为,第三种方法才是最好的教学方法。我会在田野里学生文章结尾那样,与学生一起诵读《春是春天的春》。


 


 


附:


春是春天的春


鲍尔吉·原野


 


春是春节的春。小孩子像一堆红萝卜四处滚动,他们兜里多了钱,还有鞭炮,眼睛东张西望。柴禾垛的积雪把孩子脸蛋映衬鲜红。春节驾到,它被厨房大团的蒸汽蒸出来,天生富足。人集体换上同样的表情:憧憬的、采购的、赴约的、疲倦的,打底是豪迈的表情,即春节的表情。一只小白狗往桑塔纳车轮撒尿做记号,一会儿车开了,上哪儿找这个记号呢?春节把小狗乐糊涂了。春节是家家召开的总结表彰大会、烹饪大会、时装发布会、项目规划会,参与人士为全体国民。    


春是春雪的春。正月的雪,是天送给地的一笔厚礼。若半尺厚,春小麦就有了一床暄暖的厚被。雪沃大地,黑龙江省进入童话,吉林省进入版画,辽宁的雪呆不上几天就化,气温高。春雪飘落,带着伞翼,旋转而下,把枯草包裹晶莹。屋顶的雪借阳光变为参差耀眼的檐冰,一边淌水,一边延伸。    


春是春分的春。每年321日前后,太阳抵达黄经零度,昼夜均,寒暑平,阴阳相半。这天正午,在太阳的脚步落下那一刻,被天文学视为北半球春季的开始。保定农谚唱:春分麦起身,一刻值千金。    


春是春水的春。庾信《燕歌行》:“洛阳游丝百丈连,黄河春冰千片穿”。春冰薄如翼,捡一片放在手心,透出鲜红的掌纹,与玻璃一般,俄尔缩为水。春水浩荡,越岭翻山。旧日的东北土匪,此际出山拆冰。桃花水下来,冰块拥塞河道,影响木排运输。商人请胡子(匪)拆冰,匪们喝过酒,上冰,撑木杆左支右绌,轰隆一声,冰泄河通。胡子或永久失踪,或从哪个地方爬上岸,挣的是舍命钱。大部分江河,冰化水,如鱼下锅,酥了,碎了。我的感觉,冰在春夜比白昼化得快。春水流桃花,落红搭上了薄冰的小舟。想起黎锦晖那首《桃花江》:“有人说,说什么?桃花江是美人窝。桃花千万朵,不如美人多。”    


春是春草的春。柳枝在河面练习书法,字被波纹抹掉。不觉间,地上浮现密密麻麻的字,连成片是草书,它们是春草。草是春天的信函,连篇累牍,蘸着绿色的墨汁,写到天涯海角。有人说,画兰须备书法功底,苛求于“笔”,“墨”则次之。而草的象形书法,撇捺通脱,开张奔放,是米芾的行草。这些草书,叫“大地回春帖”,被大地当衣裳披在身上,向夏天走去。    


春是春耕的春。祭土神的春社过了,“桑柘影斜春社散,家家扶得醉人归”。春牛登场,地表阳升。农人扶犁挥鞭,头顶有燕子飞掠。庄稼人开始忙了,把粮食从地里忙进仓里,春耕是头一天。    


春是春天的春。唐代称酒为春,“软脚春”、“垆头春”等。曲艺界称相声为春,“宁送一锭金,不教一口春”。《诗经》里,思慕异性是春,“有女怀春”。在大自然看来,只有春天才是春。杜甫《腊月》诗:“侵陵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春天所以为春,是万物皆萌,四季轮回的新一轮又开始了。春天所以叫天,是天的心情很好,江河风雨,温润和顺,柳絮乱飞也没惹老天爷生气。春天里,管弦乐队应该去田野里演奏。鲍罗丁《在中亚细亚草原上》或者德沃夏克《斯拉夫舞曲》,均广大深厚,田野吐出带甜味的呼吸。在春天,大地的胸膛潮湿澎湃,让生长的生长,让冬眠的醒来,让花朵在坚硬的枝头站成一排排蝴蝶,让孩子在乡村的学堂里朗读。    


教员(温柔):春……    


孩子(倔犟):春!    


教员(端正):春天的春……    


孩子(强烈):春天的春!    


喊声太大了,屋檐的小鸟惊飞,风从树林跑过来,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