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这里,大致了解我 | 我的个人简介 |

 


刘恩樵,男,19639月出生,江苏连云港灌南县人,1981年参加工作,2001年从工作了20年的灌南来到了苏州昆山,就职于苏州市昆山国际学校,现为学校初中语文教师,江苏省初中语文特级教师,全国新教育实验先进个人,江苏省中小学优秀德育工作者,苏州市学科带头人,连云港市教学能手,灌南县优秀教育工作者、优秀青年教师、教育科研先进个人,中学高级教师。《中国教师报》特约编辑,《读写月报新教育》网络编辑,新教育实验教育在线论坛总版主,中华语文网2011年度人物,《读写月报》《教师博览》《教研参考》《语文教学通讯》《江苏教育》杂志封面人物,《中国教师报》《创新教育》《读写月报》等报刊曾刊发其关于语文教学主张与经历的长篇报道。

在《人民教育》《中国教师报》《语文建设》《语文教学通讯》《中学语文教学参考》《中学语文》《福建教育》《河南教育》《江苏教育》等报刊上发表文章200余篇;参编、主编或专著有《作文百技》《现代文阅读指津》《文言文纵横举要》《学生古汉语学习词典》《与优秀教师同行》《教师的第九个小时》《一个人的教育史》《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新希望工程》《新语文叙论》《精彩语文课》《上好语文课》《我在这里》(散文集)《新语文教学叙论(第二部)》等。主持江苏省“十二五”教育规划研究课题《大陆与台湾初中语文教学比较研究》获得省第三届精品课题。曾应邀在湖南、浙江、江苏、山西、广东、上海、河南、福建、山东、新疆、内蒙、云南、等地作讲座或上观摩课100余场(节)。

教书三十年,坚守三尺讲台,坚守语文教学常识,探索生态语文教学,思考不辍,实践不止,提出“四重三强六个一”的新语文教与学的策略,践行“四多四少”与“三个大量”的语文实践观,形成了简约、平易、灵动、智慧的语文课堂教学特色与新语文教学主张。

[转]相城之约 ——记“苏派作文教学名师精品课堂展评活动

《苏派作文教学名师精品课堂展评活动在苏州举行》

http://www.jsenews.net/site/boot/bkzs1/newsmore_a2016041982467.html


相城之约

——记“苏派作文教学名师精品课堂展评活动”

生态教育团队  周喜悦

 

短短两天,聆听名师课堂,领略作家风采。由《初中生世界》主办、相城实验中学承办的苏派作文教学名师精品课堂展评活动,真是让与会者享受了一顿精神大餐。

15号上午,相城实验中学的陈雁老师执教《记叙文中的“转”》,东台实验中学樊智涛校长执教《巧议论
妙点睛》。江苏省特级教师、江苏省教师培训中心副主任严华银做了点评。

陈雁老师的课由文章的起承转合导入,重点抓一个“转”字,由影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激发学生兴趣,然后着重分享一篇文章《第一次约会》,体会记叙文中在情节和主题上的“转”,着重了解“转”的方式和作用,从而让学生在自己的写作中学以致用。

个人比较认同严华银老师的看法。首先,“转”应缘事而发。是否所有的记叙文写作都适合用“转”,有待商榷。其次,从本课的核心任务来看,阅读的成分多,写作的成分少,从整堂课的目标达成和教学效果来看,学生对“转”的认知已有概念,但对“转”的实践还不一定能够达成,所以可以说是读写指导课,但是缺少写作能力的提升。第三,作为一篇示范的文本,《第一次约会》中间缺了很多的段落,老师的设计是想设置悬念,让学生设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从而让孩子感受到“转”的艺术效果。于是,孩子们根据文章中事件的发展作了“转”的推理想象,有的也作了“转”的片段练习,虽然老师对孩子们的创作也作了一些肯定,但是老师不断出示原文的妙笔,再分析“转”的方式作用,这样学生可能会佩服原作者的写作才能,但对于他们自己写作能力的提升而言可能效果不大。

樊智涛老师的课对于作文结尾的议论角度和议论方式做了简明扼要的归纳。然后观看视频,让学生交流感想,阐发议论。最后布置课外练笔,运用议论。樊老师的课更多地倾向于板块式教学,条理清晰,层次分明。窃以为如能将“写”的分量加增:观看视频——阐发议论——先说后写——作后指导、写作提升,这样学生对“记叙中的议论”
在实践中有感性上升到理性,会不会有更好的提升?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一点不成熟的想法而已。严华银老师对这节课也有精彩点评,幽默风趣,精辟犀利,引来听课老师的阵阵掌声,这里不再赘述。

下午的活动同样精彩而丰富。

省特级教师、洋思中学的刘金玉老师为我们献上了《作文的审题训练》一课。刘老师的课有鲜明的洋思风格,强调学生要在课上练起来,说起来,动起来。课堂训练重点及流程可以概括为:解对词,审对题,写对文。一堂课扣住“审题训练”,老师的主导性体现得较为明显。

接着,知名作家丁立梅老师为大家上了一节作文课《由琼花说开去》,继而是同题的微报告。不管是和学生上课,还是和老师作报告,丁立梅老师都是娓娓道来,就像她在写一篇优美的散文,让我们去感受草木之香,感知自然之美,引领大家感悟生活之暖。微报告,现场互动高潮迭起,掀起了关于“写作教学应重内容还是重技巧”这个问题的热烈讨论。个人认为,丁立梅老师所说的观察自然、感悟生活,恰恰解决了写作素材的来源问题。“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丁立梅老师课堂上所讲的内容,就是源头活水,水到自然渠成。而老师的作文教学应该在这个基础上因势利导,适当点拨,让学生的作文能够呈现出“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的美景。这就是生态的写作样态和流程。反其道而行,空谈写作技巧,可能导致写作的封闭与僵化。

下午的第三个活动,是《中学生写作素养和中考写作》的主题沙龙。沙龙由特级正高级教师、相城实验中学副校长袁卫星老师主持,王跃平、丁国斌、张五芳、刘恩樵、丁卫军五位特级教师和名师都做了主题发言。其中,我对刘恩樵老师的“三七开作文教学主张”印象最为深刻。刘老师坚持生态作文意识,所谓“三七开”,就是:三分在课堂,七分在课外;三分展示,七分积累;三分出彩,七分平常;三分评判,七分激励;三分技训,七分思想;三分规范,七分自由;三分学生,七分教师;三分特长,七分合格。这是刘老师在长期的作文教学实践中对作文教学的理解。

16号,活动精彩继续。蔡明老师做了《学生素养与中考写作》的报告,他从15号的活动内容说起,结合苏州市2015年中考题《记得那一次出发》做了深入的剖析,阐述学生素养和写作的关系,提倡学生应走进生活,用自己的语言,写自己的故事,表达自己的思想,绽放自己的光彩。蔡老师对作文教学、写作的清晰的透视,体现了他思想的深度和远瞻。

活动的压轴是知名作家、媒体人王开岭的报告。这个略显忧郁、气质儒雅的作家,刚一开讲,就以自己的写作实践,举重若轻地回答了“写作是否需要技巧”的问题。然后,他就“创作来源”这个话题谈了素材积累的三个途径:个人的生活体验、经典的精神片段、时代的新闻故事。听他侃侃而谈,讲自己的创作体验,旁征博引,信手拈来,你不得不佩服他的视阈之宽度,思考之深度,思想之高度。尤其是他对人以及人性的尊重、悲悯的情怀,有非常强的感染力和吸引力,让人不由自主就被他的个人魅力所征服。我想,梅子老师是感性的,她用小女人的情怀感悟生活,温暖走心;而王开岭是理性的,他以思想者的眼光审视人性,犀利深刻。娓娓叙述,温暖自然,可知梅子味道;侃侃而谈,悲悯深刻,足见岭上风光。二者角度不同,风格不同,但感动依然。这就是写作的魅力,这就是人格的魅力。

最美教育在家庭 —-读《家教对了,孩子就一定行》

 最美教育在家庭

—-读《家教对了,孩子就一定行》

                       

                        

作为教师,我们都有这样的体会,班级里的孩子,不管是优秀的,一般的,还是有些问题的,他们之所以如此,总可以从其家庭教育中寻找到相应的原因。近日,读了2015年度“影响教师的100本书”中的由陈钱林著的《家教对了,孩子就一定行》一书,让作为教师的我再一次认识到,最美的教育首先在家庭,家庭教育第一,学校教育第二。

一对龙凤胎,儿子14岁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18岁获美国名校全额奖学金攻读博士;女儿16岁入读南方科技大学首届教改实验班,20岁获三所世界名校全额奖学金攻读博士。作为一位资深家教专家。陈钱林以自己龙凤胎两个孩子的教育为案例,讲述丰富有趣的家教故事,细说朴素深刻的家教道理,推介简单实用的家教方法,将20多年的家教经验提炼成书,且凝成“家教对了,孩子就一定行”的家教信念奉献给处于家教迷茫期的家长朋友们。

陈钱林的家教秘诀究竟在哪里?还是先听听他的女儿与儿子是怎么说的吧:

女儿陈杳说:爸爸很少主动过问我的课业,却让我拥有难能可贵的自学能力;很少干涉我的选择,却让我学会努力去追求梦想;很少在我跌倒时扶起我,却教我如何站起来,并积极地看待绊倒我的石子;很少掩饰世间的丑陋,却让我感恩永恒的真善美。

儿子陈杲这样说:爸爸竖起的大拇指,让我的童年充满自信;爸爸的幽默,让我的童年洋溢着幸福;爸爸的放手,激励我做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特别是爸爸引导我自学,让我免于作业地困扰和标准答案的束缚,走上科学研究之路。在我的眼里,爸爸就是最伟大的教育家。

家庭教育成功与否关键是看孩子的身心发展状态如何。女儿与儿子的一番话道出了陈钱林的家教理念与实施方式,这就是以“三自”为目标,即自律生活,自主学习、自立人格。围绕着“三自”,陈钱林重点在12个方面着力,以12根桩基,撑起“三自”的屋厦。这12项重点是健康、性格、习惯、情商、知识、能力、游戏、探究、志向、规则、幸福感与价值观。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以简单实用的10种家教妙法做保证,即环境熏陶法、情境感染法、多元评价法、奖惩并用法、自主决定法、自主学习法、时间体验法、挫折磨砺法、艺术陶冶法、赏识期待法。作为陈钱林来说,之所以说他的“家教对了”,其重要依据就是“三自”、“十二重点”与“十法”,这也形成了陈钱林家庭教育的独特理念与实践。

我还是来列举几则陈钱林在书中所述的案例与您分享,让您有先睹为快的感觉吧。

陈老师主张让孩子读“杂”书,不能只读文本的书,还要读“社会”这本大书。他从小学中年级段开始,就注重给陈杳与陈杲尝试读《温州都市报》《温州晚报》,后来读《环球时报》等。读报纸大大开阔了两个孩子的视野,使他们能客观地观察与认识社会,而且,通过讲说报纸上的新闻,孩子的语言表达能力也有了很大提升。意想不到的是读报纸是两个孩子的作文水平得到了很大提高,特别是到了高中时就更显示出优势。陈杲的作文明显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语言直白,文风简约,知识面丰富,逻辑分析能力强。在陈老师的家里,一家人各自低头看报纸,几乎每天如此。朋友到陈老师家,看到两个孩子居然在看报纸,想到自己的孩子每天生活在作业堆里,感慨不已。

在陈老师看来,以家规教育孩子是行之有效的传统家庭教育方式。在陈杳与陈杲小的时候,他就与孩子制订了一些家规,如按时睡觉、不能挑食、不能打架等等。陈老师与孩子订的家规是动态的,是在两个孩子犯错之后总结出来,这样的家规孩子有体验。两个孩子因抢吃零食而争执起来,于是就一起商定了“吃零食时要相让”的家规。两个孩子吵架,陈杳关起门来大哭,事后,家规中又多了一条“哭的时候,门不能反锁”。两个孩子曾在楼梯上玩时摔倒,后来就有了“不能在楼梯上玩”的家规。陈老师认为,制定与执行家规,不仅仅是规范孩子的行为,更重要的是培养处理事情的能力以及法规意识,这是属于一个人素养的范畴。

在应试教育盛行的今天,陈老师力主培养孩子的自学能力,以提高自学能力来对抗应试教育下盯盘揉的战术。因为跳级,陈杲9岁就上初中,在学校用中餐时,个子小挤不过同学,等拿到饭菜时已经迟了些,吃得又慢,见同学吃完了,又慌忙倒掉饭菜跟着同学走了。后来,家人就商量,让陈杲上午去上学,中餐回家吃饭,下午干脆在家自学。陈杲在家自学也很自觉,按照学校的课表自己学习。遇到实在不懂的问题,等家长回家询问。这样久了,陈杲的自学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学习的效率特别高,远远大于在校的学习方式。

类似这样的家教做法,在陈钱林老师的《家教对了,孩子就一定行》中还有很多,比如,筷子玩具,“100个好”的评价方法,做学校做不了的事,给孩子留足面子等等,都是值得我们学习与借鉴的。

家庭教育是孩子人生的基石。最美教育在家庭。谁都期待自己的孩子“一定行”,那么,您的家教对了吗?是不是也需要读一读《家教对了,孩子就一定行》?

《家教对了,孩子就一定行》,作者陈钱林,20155月教育科学出版社出版

子阳的课“胜”在何处

 

子阳的课“胜”在何处?

——–读高子阳的《我的课胜过你的》

 

    子阳的《我的课胜过你的》出版之前,我们就争论过这个书名。我很反对用这个书名,我的意思是劝他低调点,不要太锋芒,凭什么你的课就胜过别人的课?子阳的意思是这个书名很大意义上是让读者能树立“我的课胜过你的课”的意识。后来,他坚持用了这个书名,我也就不再反对了。我与子阳是多年的朋友,我知道他对语文教学的思考与实践确有过人之处。我在反对中还是佩服他的教学勇气、自信与功力的。近来,我认真地读了《我的课胜过你的》,他的课确实与众不同,确实有胜人一筹的地方。

一、“胜”在他有独到的发现

     子阳天生就是来做语文教师的。我们在一起聊语文的时候,总能听到他语出惊人的发现,让我们眼前一亮,心中一豁。他的《我的课胜过你的》书中不乏这样的让你啧啧称赞的发现。比如,教学《月光启蒙》一文,他就能敏锐地发现教这篇文章的时间是在每年的五月份,而五月份有一个重要的节日就是母亲节。作家孙友田创作这篇文章是在1999年他62岁那年,而孙友田的母亲是1988111去世的。作者十年后才写了这篇怀念母亲的文章。也就是说,这位老母亲只能在天堂中看到儿子对她的赞美。这一发现,让子阳发现了教学这篇文章一个独特的视角:写母亲不能到母亲离世后才写,应该让自己对母亲的赞美让母亲看到,感受到。如孙友田这样赞美母亲的文章,人人都能写,关键是在什么时候写。于是他教学《月光启蒙》时确立了这样的立意:写作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感恩方式!这样的立意,让《月光启蒙》的教学有了与众不同的内容与设计。

《天游峰的扫路人》是好多名师演绎的文本,子阳教学此文又有他与众不同的发现,就是他能够从寻常处见奇崛,让“小事变大事”。他一连向学生追问了五个许多教师在钻研文本时不曾发现的问题:1.天游峰的这位扫路人肯定有名有姓,作者为什么没有写这位扫路人的姓与名?2.扫路人的工作单位中的很多人以及亲人们都熟知这位老人,那为什么没有人像作者这样用文章记录扫路人呢?3.去天游峰游玩的人很多很多,为什么只有作者愿意用文章记录这位扫路人呢?4.章武写完这篇文章为什么要把稿子投出给报刊或杂志呢?5.教材主编为什么要选择这一篇文章作为课文?这样的问题,这样的发现,就不是“教课文”,而是“用课文教”,不仅能够激活语言文字的学习,更能让学生脑洞打开,让学生懂得什么是关注,什么是创作,什么是分享,什么是独特,等等这些,可能是远远大于所谓的“语文味”的。

善于去发现,有独到发现,这在子阳的《我的课胜过你的》一书中是随处可感的,也是这本书给我的重要启示,解读文本时独到的发现才是他的课之所以“胜过你的”的重要原因。

二、“胜”在他有好玩的创意

凡是熟悉子阳的朋友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就是他的点子特别多。教学需要有创意的点子,去设计与众不同的教学内容与过程。子阳《我的课胜过你的》一书中满书遍布着好玩的创意,读了让你会心,让你激动。

上海卫视频道 “媒体大搜索”中“万人共演蝙蝠侠,为圆儿童英雄梦”的新闻报道让他产生灵感,生发创意。他从这条新闻出发,整合媒体上的相关报道,将这些素材,以及自己的感动与感悟,编成课文,制成课件,带进课堂,带给学生,开发出一个主题为“梦想”的微课程,让学生重新思考梦想、书写梦想。这样的创意设计,不仅将听、说、读、写、思有机地整合在了一起,而且遵从学生的心理特点,激发学生语文学习的兴趣,让语文学习鲜活生动。

子阳能在我们习以为常的学生姓名上做文章,演绎了一节《名字家族串串烧》的语文综合性学习课,默写同班同学的名字,创作一部关于名字的故事书,我给蚂蚁起名字,每一个环节都让学生好奇与乐学,而且让学生在不知不觉中将
识字写字、阅读、习作、口语交际等融合起来,展示了语文综合性学习的无穷魅力。

在教学《少年王勃》时,子阳将项目研究引进课堂,进行“小做项目来读写”的设计,这是很有创意的。以项目研究组织教学促进了学生对文本的深入理解,培养了学生的研究意识,更是当下走出狭窄的语文教学之巷的有益探索。子阳为《少年王勃》一文预设了这样的一些“小项目”:“项目一,研究‘少年’”,“项目二,用写的方式把九个生字学活”,“项目三,老师做的小研究”。教师组织与引导学生进行项目研究,然后每个小项目都让学生写出项目研究的“成果”。虽然说这“成果”很是简单,不能称其为成果,但是,这样的研究型学习方式却是极为有意义的成果。

在子阳的《我的课胜过你的》一书中,读者不仅可以获得很多可以效仿的好玩的创意,更主要的是你可以从这些创意中获得启迪,从而生发出属于你自己的创意来。

三、“胜”在他有厚实的底子

在我看来,子阳是个无所不通的人,此言尽管有些夸张,但也说明他丰富的知识面。我们每次在一起聊天,他总是滔滔不绝,眉飞色舞,天南海北,天文地理,满座赞叹。

子阳丰富的知识面来自他广博的阅读。他常说:他的童年没读过几本书,读中师也是迷迷糊糊地,当走进学校做了老师,有了女儿做了爸爸后,突然觉得肩上有种东西。从那之后,他教书、买书、读书、研书、写书、藏书。“六书”成了他生活的主要方式。我去过子阳的工作室,去过他的家,走进去满眼都是书。他有近万册藏书,其中供低幼段阅读的绘本就用千册。他有一次跟我讲,年年订阅十多本杂志,像《海外文摘》这样的杂志他也订,且告诉我,他的好多想法好多点子都是从国外的书刊中获得的。

子阳为什么可以说“我的课胜过你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他有厚实的底子。而他的这些厚实的底子都在他的课上体现出来。比如,他在教学中分析文本时能从解析汉字的源头中让学生理解字词的源意义以及在语境的意义,更让学生感受到汉字的大美大韵。他给学生上《好玩的读后感》,他能从“读”“后”“感”三个字的图画文字中,让学生理解“读”本义是诵书,后来“读”又有了看、研究等意思。“后”字甲骨文中这个字的意思是母亲生子,表示我们读了文章产生新的感想就是母亲生子一样的了不起,“感”字表示整个心在呼喊,整个心受到感动。这样的阐释,这样的引导,让学生准确理解“读后感”是小得,而让学生感受到学语文是滋润的、有意思的是大得。教师没有这样的功力何以引导学生渐臻语文学习的佳境。再比如,子阳能够从对古今中外的名画的欣赏中获得解读文本的启示,这是多么了得的事情。看了《清明上河图》,他悟出了要读出文本隐含的不为人知的秘密,看了《梵·高的椅子》,他悟出了“文本的哲思与表达方式”等等,无不让人叹服。更令我钦佩的是,他对儿童绘本的研究直接作用与影响着他的课堂的深度、广度与温度。比如《我能写书》的教学,他的课很多内容都与绘本有关,或解读、或联系、或推荐,都能紧贴学生实际,直抵孩子内心,从而也提升课的品质,

读完子阳的新著《我的课胜过你的》,回过头来再想,他的这个书名还是颇有道理的,我也是深有感受的。不过,聪明的子阳在书的最后还是写了一篇题为《你的课胜过我的》的后记,他说:感谢你,读完这本书,这是我的宝贝,这是我胜过你的思索,这是我胜过你的实践;感谢你,因为阅读我,欠下了一份需要还的债,你是智者,怎么可能不还?相信你会说:“我的课胜过你高子阳的!”

子阳的境界就在于此,这本书的价值也在于此。

 

最美的语文不在课堂里【补】

最美的语文不在课堂里

【补】


不能没有“课外”

 
 

教师每天上课,学生每天听课,我的问题是:课堂究竟能解决多少问题?

之所以思考这个问题,是近年来教师和学生都在喊累,究其原因,师生两方都提到“课太多了”。

因为应试教育的干扰和社会的纵容,很多学校办学思路错误,违背规律,不执行课时规定,认为加班加点是提高升学率的唯一法宝,既拼时间也拼体力,把学生“圈”在课堂,围绕应试搞训练,教师反复讲解,学生大量练习。一些学校的个别科目总课时甚至是教育部规定的两倍以上。到了高三,语文、数学、外语三门课时超量,以至于学校的课表“拿不到台面上,不敢见人”。而事与愿违,上了那么多课,不仅把师生搞得疲劳不堪,效果也差。这是因为学生没有了“课外”(或曰“课余”)。 很多教师已经发现了这种教学的弊端。如果把全部精力放进了课堂,学生课后只能睡觉了。

课堂只能解决部分问题。课堂,只是学生全部学习生活的一部分。学生没有了“课外”,“学习”就不完整;学生没有了“课余”,很难培育学习的趣味。学生在课外做些什么,他们如何支配有限的课余时间,对掌握学习方法有没有个人思考,对他的未来会有重要影响。

一、学生学习需要更大的天地,过多上课不利于学习兴趣的发展

课程课时设置依据正常认知特点,有内在规律,“浓缩”或“稀释”都不利于学生的接受与理解。特别要注意的是,简单重复和无休止的训练有可能导致学生对学习产生误识,并扫灭学习兴趣。中国教育中,从小学开始的应试意识一直困扰学生,他们能在压力下保持一点学习兴趣很不容易。中学课程,学科趣味仍然应当是学生的学习动力,无视这样的常识常理,学习也就难有愉快可言。

在学科的课堂上,知识呈现有可能是独特的、单向的,课时仅够教师完成基本内容的教学,学生通过感悟把知识转化为某种能力,形成思维方法,需要思考、理解和逐步消化吸收的过程,需要一定的背景、经验,甚或需要某种契机,有时甚至可遇不可求。课堂教学按部就班,只有在课外,学生方能比较从容地思考领悟,对所学知识整合巩固,并作进一步探究。这个过程饱含学习趣味,“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就是这个意思。学生通过思考感悟获取的方法是最有价值的,而如果他没有时间去感悟,那样的“学”会带有缺陷。

没有了思考时间,缺少理解消化过程,“学”变为死记硬背,也就扭曲了教学观,师生皆以为“课堂万能”。目前的检测评价模式,思维含量不高,不强调个人见解,难以考查学生的批判思维能力,死记硬背非但不吃亏,反而有利可图,这就为一些学校鼓吹“强化训练”“集中复习”找到了充分理由。

在课堂,有时我会发现某位学生有令人惊讶的见解,我曾注意过他,并自以为了解他的学习状况,然而,这次课堂提问,他的回答超出我预想,他的独特见解与简约表达都让人刮目相看,我甚至怀疑自己以前是否了解他。其实这并不奇怪,我以前对他的判断也并不错;是他在一段时间突飞猛进,有了质的变化,而这些变化,课堂上未必能表现,也不一定有机会表现。他在课堂之外,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方法,发现了感兴趣的问题,这段时间,他很“来劲”。教师在课堂,不大可能分别关注一百位学生的个人状态(那样不免顾此失彼),而往往把注意力放在特别需要教师的学生身上,而且一段时间内有特定的需要关注的对象。就在这时,其他学生并没处于停滞状态,他们在“学”,在教师没注意的时候,在教师不知道的地方。

课堂上,在教师的引导下,学生开展学习和交流,教师为此集中了个人智慧,课堂交流有典范性。可是,并非一切知识与能力都要通过“教”而获得,也并非一定在在课堂才能获得,学生的感悟思考是他发展的主要契机。

学生的思维能力形成有许多因素,不大可能全部来自课堂。学生在课堂接受的教学和交流,给他以启示,然后,他在课外进一步学习与思考,逐渐形成能力。正常状态下,学生每个星期上五天课,每天68节,仍少于他的“课外”时间。在需要保证的睡眠时间之外,他有时间接触一些事物,并有余力关注感兴趣的问题;同时,他需要利用这些空余时间思考,包括课堂上发生的一切,也有可能“回放”。

二、课堂并非万能,靠多上课不可能解决问题

如果课堂真有那样神奇,能让一切问题迎刃而解,而且留给课外的只是轻松和快乐,那不妨多上课。然而情况不是这样。

很多教师重视课堂教学,这是对的。但是,过于迷信课堂作用,可能事与愿违。一是教师个人业务修养可能难以达到那样的境界,二是违背认知规律,不了解“学”和“习”关系。教师误以为“课堂循序渐进”是正途,忽略了学生“课外”的自主学习与探究,也就有可能忽略学生的学习个性。

以写作教学为例。绝大多数写作者说不清具体技能的来处,能说清的则又未必能写好;几乎没有人认为个人写作能力来自课堂教学;他不止从一人一书一处而学,而是“时时”“处处”在学,在“悟”。

又如,语文的当堂阅读从来解决不了多少问题,得靠大量的课外阅读积累经验,这是常识,但人们常以为课堂万能,不少人把一节公开课的作用吹得神乎其神,而无视学生的课外学习积累。小学阶段的开蒙,课堂比较重要,要讲授基本方法;到小学高年级,很多学生已经具有阅读理解的基本能力,他的自由阅读积累是他上课时“走神”的“本钱”。无论读与写,学生的课外思维活动多于课堂,“触点”多,获得的启示也必然多。人能走路,不会是在课堂学的,像是有本能一样,他总先走起来;至于走得“整齐”,会迈正步,简单训练就能完成。

爱因斯坦说过,“人的差异在业余”。同理,学生的学力差异,也多在“课外”形成。如习惯养成,不完全靠课堂。学生学习个性,特别是他的一些习惯,形成因素多来自思考和行为方式,大量的课外时间有助于习惯形成。一般而言,课堂教学考虑的是“共同基础”,发展学习个性,则在于学生个人学习天地;他能把这块地拓展到多大,要看他有无趣味,有无想象力,有多大的余力,以及有多大的活动空间。

学生有没有支配时间的能力?如果学校不占用双休日,他会如何安排?如果有一整天时间,他会怎样计划?如果有三个小时,他会做什么事?如果只有四十分钟空余,他会不会想到可以利用来做一件有意思的事?如此等等。总之,学生在没有教师(或家长)指导的状态下,知道该做什么、如何去做,作为学生,他合格了。

基础教育阶段,学生所学,要引导一生。现在一些学校迷信“集中管理”,具体而微,学生被挤压到没有“课后”和“课外”,午休管,晚饭后也管。只要有半个小时空余,就会有教师“见缝插针”,在教室讲课或是做练习。这些,对学生形成习惯、获取智慧毫无益处。2004年,南京有学校解说“集中教学”的原委,说“帮助学生把时间利用起来”,——高中生已十六七岁,要由学校帮他决定用餐时间、统一午睡、统一晚自习,从早晨六点“帮”到晚上十点半放回家,这不是“教学”,是“管制”。管多了,学生没有了“课外”,没有自由支配时间的经验,日后也就没有了自理能力。进入高校,处在“无人管”状态,让他自由支配时间,一些学生便不知所措;应试教育把他们送进高校,而他无法适应无人管束的生活,不知如何“自主”“自立”。在这样的状态下,指望他“创新”,不太现实。

必须让教师和学生理解“课外”的重要,学生的“课外”有可能了决定文化品质和生活格调。我越来越关注这方面的差异。学生接受什么样的教育,有什么样的思维方法,有可能影响他在未来的社会地位。

如何真正让学生获得生存能力?如果我们了解了教学到考试的全过程,知道目前的教育模式对学生未来的影响,也许我们会更多地思考问题,而不是投机取巧,纠缠眼前的蝇头小利,无视学生终身学习习惯的养成。

【转】潘新和:写给中学生们

写给中学生们

潘新和

 

我们的祖先,在亘古荒原中的第一声响彻云天的劲叫,这一用“语言”喻义和沟通的尝试,便宣告了一个新物种——人类的诞生!

遥远的年代,孔夫子对忍饥挨饿追随他求学的弟子们说:“小子何莫学乎《诗》?”遥远的异国,一个诗人仰望苍穹,赞叹道:“人充满劳绩,但还诗意地安居于这块大地之上。”

语言、文字,使人类告别愚昧,远离动物。读、写,给人类以灵性之光,文化、文明之薪火。人,因而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人”:语言人、文化人、精神人。

在人的一生中,有什么快乐能跟读、写的快乐相比呢?剔除去读、写的快乐,所有的快乐,薄得像一张纸。

没有读、写的童年,欢乐就会少了很多。终日枯坐在屋檐下,数着脚指头,看蜘蛛结网、燕子衔泥、蚂蚁搬家?

没有读、写的人生,日子就会变得苍白。掐着时钟上班,点了星星打烊;乏了歇,饿了吃,困了睡?

成长,是从阅读——从天、地、人、鸡、鸭、狗的卡片还念不顺开始。

长成,是从写作——从不知天高地厚地想当一个诗人、幻想家、哲学家、思想家、科学家开始。

作为人类的一员,长大,意味着在读、写中成长。读、写能力,是成才的标志;在读、写中诗意地安居,则是成人的标志。——读、写的意义,远在读、写之上。

能读会写,宣示了知识和创造的人生的揭幕、智性生命的张扬。言语的强大,胜过刀光剑影。能读会写,是自由与敞亮、智慧与丰硕的象征。一切物质财富,将相形见绌、黯然失色。

能读会写,便是懂得学习。“学会学习”,“学习通过写作”,是学习化社会的口号。能读会写,是“数字化生存”的基本技能。全球化、信息化的“生存”是“数字化生存”。否则,将不能生存!

能读会写的人,是有教养、有情趣、有尊严的人,是优雅美丽的人,也是值得信赖和尊敬的人。

过去的语文课不快乐,是因为那里太矮,容不下你崇高挺拔的理想;太浅,盛不下你遮天蔽日的想像;太小,装不下你云雀般轻盈踊跃的心灵;太单调,滋润不了你葱绿茂盛疯长着的渴望……

所有丢失的梦,你都将找回。在充满激情和欢欣的言语活动中,在高扬言语生命个性风帆的语文教育中,读、写,将给予你的人生无与伦比的安适和宁静、快乐和幸福。

(作者是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写作学会副会长。)

 

一个高中语文教师的道与术 —-成都市新都一中夏坤老师访谈录

 

一个高中语文教师的道与术

—-成都市新都一中夏坤老师访谈录

 

2015723日,当代教育家研究院在上海举行第九届“新经典大讲坛”,主题是“聚焦3.0版•学校课程改革”。活动将邀请四川成都市新都一中的夏坤老师给与会一千多名教师作报告。笔者与夏坤是十多年的老朋友了,了解到此信息,便在夏坤老师踏足上海的第一时间约见了他。访谈就在夏坤入住宾馆的茶吧里。两个多小时的交流,笔者感知到了一个高中语文教师的道与术。

“我是‘国子监四门博士’” 

………………………………

“我是啃读过《二十四史》的”

…………………………

“我只想当个窗户边的守望者” 

………………………………

“我还要背着吉他走天涯” 

………………………………

 

                     (全文7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