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化开“伟大”二字?

                   


                     如何化开“伟大”二字?


 


   下午一点,玉山中学的於红玲主任邀请我到米罗咖啡店聊聊《藤野先生》的上法。她在下周二要上一节公开课。同去的还有教研室的宋老师、葛江中学的朱老师、第二中学的周老师。


於主任确定的课堂重点锁定在藤野先生的人物分析上。如何分析藤野先生的人物特点呢?大家比较一致的观点聚焦在文章中的这么一句话:“他的性格,在我的眼里和心里是伟大的,虽然他的姓名并不为许多人所知道。”那么,“他的性格,在我的眼里与心里”为什么是“伟大”的呢?这可以说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问题了,可以把这个问题作为本节课的主问题。


接下来,在如何落实这个主问题上,出现了两种意见,一种意见是让学生在通读全文后,以“在鲁迅看来,他对藤野先生是怎么高度评价的”为问题,引导学生筛选出文中的“伟大”一词,然后,再以“请你从文章中找出写出藤野先生的‘伟大’的字句来”为问题,理解“伟大”二字。


另一种意见是分三步走。第一步,让学生概括文中重点写了藤野先生的哪几件事;第二步,从这几件事中,你看出藤野先生是个怎样的老师;第三件事,提供鲁迅当年留学日本的背景以及当年的中日关系与藤野先生和鲁迅分别后的一些事情,在思考藤野先生是个怎样的老师。最终,让学生领会到“伟大”一词的意义。


我比较倾向于后者的做法。


这两种思路,在路径上是不同的。前者似乎采取的倒叙的方式,后者采取的顺叙的方式。那么究竟哪种好呢?其实,倒叙也好,顺叙也好,这样得体,也无所谓好与不好。从过程上看,前者先抓“伟大”二字,然后,从文中找依据诠释“伟大”的理由。而后者,先概括事件,然后,由事论人,再然后,提供更多背景再次论人。从过程上比较起来,前者显得浅淡而笼统,后者却表现出深刻而有序。


为什么这么讲呢?我们先来分析前者的过程。先抓“伟大”一词,虽可美其名曰“整体感知”,但这种整体感知是全无思维难度与张力的,也就是说,找到“伟大”这个词基本上是不用动多大脑筋的,只要眼睛看到这个词就可轻松捕捉道的。接下来,“从文中找找找看,藤野先生的‘伟大’体现在哪里”这个问题,只会让在观点先行的思维下再按图索骥,在文本中去寻找证据,这是比较典型的被教师牵着鼻子走的现象。而且,即使学生找遍了课文,也不一定能找出很好体现藤野先生“伟大”的理由来。思维显得很平,而缺乏深度或提升。


我们再来分析第二种思路。第二种思路虽然呈现的是“顺叙式”结构,但是它很好地体现了思维的循序渐进。第一步概括事件,这是深入理解藤野先生特点的铺垫,而且,概括事件这个环节的本身,可以训练学生的概括与表达能力。本文叙事比较简单混杂,我们要学生提炼出“修改讲义”“纠正草图”“关心实习”“咨询裹脚”且用整齐的短语来表达,这就是很好的语文训练。第二步,学生大致能说出藤野先生工作认真,对学生关心等等这些作为一般教师的特点来,但是,很不容易看出藤野先生那种没有民族偏见,医无国界的精神与境界来。这个第二步就是欲扬先抑之“抑”,就是要先给学生思维铺设一道坦途,第三步,以“鲁迅眼里的藤野先生就是这样一位对工作认真负责,对学生关心爱护的教师吗”为过渡,给学生思维设障置难,营造“愤”“悱”之状。在学生思维进入困顿状态时,适时提供背景等,这是,学生的顿悟就是瞬间的事了。而这瞬间顿悟的得来,是有前面的铺垫与思维的促进得来的。这对学生认识与分析事物能力的提升是有很大帮助的。至此,在鲁迅看来,藤野先生他的性格,在我的眼里和心里是伟大的,他的性格,在我的眼里和心里是伟大的,虽然他的姓名并不为许多人所知道。”虽然他的姓名并不为许多人所知道”中的“伟大”这两个硬邦邦的文字是不是柔软与温暖起来了?而且,在“柔软与温暖”“伟大”二字的同时,学生的概括、表达与思维力都得到了训练与提升呢?我想,应该如此。

《如何化开“伟大”二字?》有2个想法

  1. [quote][b]以下引用徐志耀在2011-2-23 14:47:00发表的评论:[/b]
    提出一二意见与刘老师商榷:[br]原文较长,请上我的博客http://xuzhiyao.blog.zhyww.cn/archives/2011/2011223144434.html[/quote]

    谢谢徐老师的交流。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