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味我庸常的教育生活

★本文为我的新书《一个人的教育史》自序


 


                   回味我庸常的教育生活


                         刘恩樵


 


在年龄进入45岁,教龄进入27年的时候,我忽然开始觉得要好好地思考一下自己所走过的路和所经历的这些年的岁月。这是一种反省,对己对他都有用的一种反省,尤其是对自己最有用。一来可以知道自己在这么多的岁月里究竟做了些什么又是怎么做的更是做得怎么样;二来可以给自己的生命有着一点点的交代,毕竟到这世间来过,毕竟在这教师的岗位上呆过,究竟生命的年轮上刻录了些什么。所有这些,都是需要给个交代的,否则是对不起上苍的。


然而话说又回来,作为一个普通的教师,我的生活,我的教育生活,大都是无意义的,周而复始地只是一种照着生命的规律运转而已。然而,这何曾不是生活最本质的意义呢?就像一年的四季,一天的早晚,就像花开花落,就像日升日坠,就像月圆月缺,它们看起来是庸常的,一直如此的,然而,就是这样的“一直如此”,把这个世界,把我们的生活镶嵌地严丝合缝。我的生活我的教育生活就是这样的平常与琐屑,没有什么更“宏大的意义,没有什么更”骄人“的成绩。我就是一个执著于当下的生活且诚实地扎根于斯的人。


基于这样的认识,于是,也就有了我的《一个人的教育史记》。整理自己的《一个人的教育史记》,其实就是回味自己若干年来的庸常的教育生活。


刘良华博士在他的《教育自传》的前言里有这么几个观点,是我整理《一个人的教育史记》的基调。他说了这么几句话,一是“从研究自己开始”,;二是“自传即自由”;三是“有一种自传,叫做教育忏悔”。我所整理的《一个人的教育史记》,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教育史”,但它也基本反映了我及我作为教师的来龙去脉,有“史”的意义。而这种“史”的基本意义就是以“研究自己”为目标,总结自己教育经历的得与失,以“自由”为原则,选择写什么与怎么写,以“教育忏悔”为态度,真实地展示自己的心灵世界。


我是一个钝感十足的人,更是一个钝感十足的教师。我的一个人的教育史中实在没有什么可圈可点可骄可傲的事情,有的只是些寻常又寻常的个人教育经历与日子。从我的个人教育史中,能够提炼出来也就是作为个体“我”的一些特质,这些特质,概括起来,就是这么几个关键词:“肤浅”“理想”“有恒”“浮躁”“趋新”。这似乎是一组充满矛盾的词语的组合,然而,我觉得,我就是这样的矛盾个体。


为什么说我“肤浅”呢?可以有若干的理由,但最重要的理由就是读书少。在我的记忆里,我就没有读过几本书。印象最深的就是在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读过一本叫做《剑》的长篇小说,后来,也就是到了参加工作以后才读了可怜的几本早就不知道名字的书,更多的也就是断断续续地读过一些刊物上的文字,其他的什么四大名著,什么教育经典,什么流行文学,等等,都没有读过。作为一个教师,作为一个语文教师,每当想及这些,我就觉得惭愧不已。我不够一个语文教师的资格。我接触过好多的优秀的语文教师,看到他们读书巨丰,侃侃道来,课堂上游刃有余,我就觉得自己渺小。到后来,自己也想好好地再想读上一些书,弥补弥补自己的缺陷,但是已经发现没有那个习惯与兴致了。回顾自己的经历,我感觉到,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尤其是在中小学阶段,我是多么遗憾自己错失了读书的好机会,也更遗憾自己没有遇上一位能够引导与鼓励我读书的老师,我的父母就更不可能这样做了。我总结过我的成长历程,我觉得,我虽然杂七杂八地读了一些东西,但是,我还是亏就亏在没有读过更多的书,自己的底子太薄,没有厚积,因而,尽管自己多少年的努力,总是在一种低层次上徘徊。


但是,我又是一个充满理想的人。我觉得我是这样的一个教师。记得,参加工作的第一年的春节,我从十几里外的家里到我所在的学校去贴对联,我在我所住的宿舍的门上贴了“教苑勤耕耘,讲坛绽奇葩”的对联。这是一幅自撰自书的对联。从那时起,我就有在教坛上绽放奇葩的愿望。到现在,我的妻子还常常拿我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来“笑话”我,那就是我在结婚后常说的一句话:“这辈子能做个优秀的教师就满足了。”应该说,做一个出色优秀的语文教师,这种理想与激情在我工作的二十多年里始终没有被丢弃掉,我一直在努力着,一年又一年,直到现在。在94年的时候,我还曾自撰一幅对联自勉:“学魏书生当面壁十年图破壁,师陶行知再耕耘卅载乐奉献。” 1992年开始,我自费或公费参加过全国许多次教育教学研讨会议,在聆听专家们精彩报告的同时,我都会利用会议间歇的时间与他们交流,有机会就请他们签名题词。我得到过于漪、钱梦龙、魏书生、欧阳黛娜、贾志敏、苏永康、程翔、韩军、于永正、蔡林森、冯恩洪等许多大家的签名。我说,我也是追星族。是他们的精神与智慧激发了我的教育激情。记得,于漪老师给我的题词是:“追求卓越。”他们的话似灯塔一样,在前方指引着我前行。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追求卓越”的信念在努力着。我也常常想,作为像我这样的普通教师,如果不是心中久存的一种理想,那我不知是会是怎么的一个教师呢?


正因为我是一个有理想的教师,所以,我持之以恒地努力着,从开始参加工作的1981年一直到当下。这么多年来,我始终不放下自己的理想,总是把眼光放在远处,把梦想放在脚步上。我有一个自欣自慰的做法,从1993年开始,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坚持写着我的教育随笔,从不放弃。迄如今,我已经写了200多万字的随笔,这些简到不能再简的文字中,记录自己的教育思考与实践。这些文字,在别人看来,实在不算什么,但是,在我自己看来,它简直就是我的财富与珠宝。我也惊讶于自己怎么就没有中途而废,惊喜于自己怎么多年来始终如一的努力。我坚信鲁迅先生曾经说过的这样的话:不管什么人,只要十年坚持不懈地去做某件事情,就一定会取得成功。有一次,我看到原江苏省教委副主任周德藩在给《洪宗礼语文教育论集》的题词中写道:“一个普通的教师,只要坚持边教学边研究边著述,终可成为教育家。”我笃信这样的话。所以,我以写教育随笔为一个总开关,以写促行,以写促思,以写促读。后来,大约在2002吧,我得知了朱永新教授的“教师成功保险”,就更加坚定了持之以恒的决心。我知道,所有的坚持都不是容易的,所有的坚持都是有意义的。时至今日,我仍然坚持着自己的理想,坚持着写教育随笔,坚持着我的教育努力。我坚信,坚持就是力量。写教育随笔是我作为教师做的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浮躁”是我这一生的大敌。按理说,只要有着教育的理想与激情,有着坚持不懈的精神,即使小时候读书少些,也是完全可以弥补的。但是,正是我的骨子里的浮躁情态,使得我静不下心,沉不住气,不能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行,许多事浅尝辄止,许多事得陇望蜀,许多事为名利所累,许多事害怕吃苦,许多事缺乏韧劲,许多事不够自信……回顾这么多年走过的路,我觉得,我虽然有“理想”与“有恒”这两翼,但是“贫瘠”与“浮躁”却是我的两大绊脚石,使得我难以高飞。


我曾在许多文字里提到在我小时候老师对我的一个评价,那就是我很“伶俐”。确实如此,我也发觉我有“伶俐”的特点,我觉得我很容易接受新东西,更很乐意实践新理念,我感觉我的“趋新”意识很强。在我的教育教学实践中,我总是有着许多创新之举或超前之为,但是,问题还是出在我的两大绊脚石上,是它们使我的优点不能得到彰显与发挥。


“肤浅”“理想”“有恒”“浮躁”“趋新”交织在我的日日寻常的教育生活中,它们像几只暗手在操纵着我的个人教育史。


在整理《一个人的教育史记》之前,我曾与干干交流过。我问他:一个非常普通的教师的“教育史”有意义吗?他回答说“教育史即受教育史,即成长史,是否有意义,关键在反思的深度。”他的回答很干脆,然而我却很为难,因为,对于我这样一个经历没有精彩的人,反思又怎么能有深度?尽管有着这样的顾虑,但是我还是动手把这件事做起来了。现在我之所以要回顾我的一个人的教育史,一来是为了自己。我自己所要走的路还较长着,我是不是还可以扬我之长补我之短呢?古人言,亡羊补牢,犹未晚矣。一来也是希望一些年轻的老师们能从我这过来之人的教训中得到一些启益,规划自己,少走弯路。


 写到此,我想要给自己的教育人生打分。我该给自己的教育人生打多少分呢?我看,充其量也就是及格吧,但,这及格分里裹杂着我多少弥足珍贵的曾经品尝过的酸甜苦辣与亲历过的喜怒哀乐。我的教育人生的分数能否再好些再高些,那就要看未来的日子了。



 

《回味我庸常的教育生活》有8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