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我的第一张稿费单(窦剑峰 )

我的第一张稿费单

                     窦剑峰

 

汽车在中环上飞驰。感觉今天的天气格外凉爽,尽管车窗外的太阳依旧炙烤着。稿费单就揣在我裤兜里,不时用手摸摸,还在。副驾驶上坐着刘恩樵老师,一位学术渊博的教师,也是办公室的同事。很巧,我们今天同时收到了稿费单,相约一起去新镇邮局取稿费。

一路上,我们谈笑风生,倍感轻松。一方面我们从繁忙的教学工作中摆脱,得以短暂的喘息;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是,自己写的稿子有了着落,心里很开心。真是春风得意车轮疾,不知不觉,汽车已经在中环上兜了一小圈,很快就到了新镇邮局,“新镇邮局四个字在太阳下闪闪发光,甚是光辉。

进了邮局,刘老师领着我来到了投递处,他拿出稿费单,熟练地开始用笔填写起来。看着他在稿费单上填写的格式,我也学着他的样子,填写姓名、身份证等信息,很快就填好了,刘老师还在奋笔疾书,一边写,一边还在念叨:早知道在学校就填好。看着我在一旁等待,他指示我先去叫号,我懵懂地走到叫号机旁,不知所措,刘老师可爱地叫了一声:按汇兑!按照刘老师的指示,我拿着叫号单走向汇兑柜台,远远就看到柜台里坐着一位中等年纪的工作人员,仿佛微笑着,当我递上稿费单的一刹那,感觉到了她脸上的笑,亲切而自然。然后我温暖地从她手中接过九十元稿费,庄严而神圣,这是劳动的收获,此刻,内心的幸福感满溢。等到刘老师也写好了,他递给工作人员厚厚一叠稿费单。我不禁问起刘老师:你怎么这么多啊!刘老师笑了笑,说:多写写就有了。从他的笑容里我读到了关怀和期许,意味深长。是啊,多写写就有了。刘老师何尝不是在践行着自己的执着,在语文教学的路上,洒满了且教且思的情怀,用笔记录下点滴的思考,享受着从教的快乐。记得刘老师曾给我们做过一个讲座《用文字码起生命的高度》,他以自己的亲身体会和实践,鼓励我们教师要多思考,多写教育随笔。想想自己以前为了评职称,花钱买论文,甚至找枪手,极尽偷懒之能事,不禁心生惭愧。同处一个办公室,经常看到刘老师挑灯夜战,熬夜写文章,有时为了赶一篇文章,甚至以校为家,吃住在办公室。这样的执着和精神,不正是我缺少的吗?

回学校的路上,汽车依旧在高架上奔驰,已然没有了刚才的凉爽感,只感觉太阳炙烤得后背都冒出汗来,也许冒出来的就是自己内心隐藏许久的那个“小吧?

愿以此文激励自己多思多写,向刘老师学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