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日报》一路“研”来满眼春

《昆山日报》2015910日“教师节专刊”

http://epaper.ks001.cn/html/2015-09/10/node_21.htm

http://epaper.ks001.cn/Magazine/jstk/jstk.html


一路“研”来满眼春

—–记昆山国际学校教师刘恩樵 

【人物小档案】

江苏省初中语文特级教师

江苏省中小学先进德育工作者

苏州市学科带头人

【教育感言】

从日常教学的角度看,有教研的教学是完整而幸福的教学;从教师成长的角度看,教学与教研是专业发展的两只翅膀。

 

刘恩樵老师曾在一次给青年教师的讲座中说自己是“三十而未立,四十而有惑,五十而未知天命”,正是这种不断求索的精神引领着他在专业成长之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地前行不辍。

有青年教师向刘老师求教:您专业发展“神器”是什么呢?他很简洁地回答了一个词:教学研究。一路“研”来满眼春,刘恩樵老师的专业成长史就是他的教研史,就是写作史。

“研”于律己是刘恩樵老师教育教学工作中的铁律。刘老师1981年参加工作,30多年来,他始终如一将教学与教研紧密地拴连在一起,之所以能如此坚持不懈,都得益于他在20多年前读到的江苏省教委原副主任周德藩说过的一句话:“一个普通的教师,只要坚持边教学边研究边著述,终可成为教育家。”在这句话的指引下,30多年里,刘老师紧贴自己的教育教学实践,阅读,反思,写作,从最初的用一句话写下自己的教学灵感,到用小短文写下自己的教学反思,再到用一篇完整的文章阐述自己的教学思考,以致能用语文教学专著系统表达自己的教学主张,如此紧贴教学地面滚雪球式的教研与写作,将一名从小学到大学只有9年受教育经历的普通教师炼就成一位对宏观语文教学有着独特思考的省特级教师。

“研”而有格是刘恩樵老师教学研究的基本思维。什么是教学研究的“格”?刘恩樵老师说:“格”就是精神,就是理念,就是情怀。研究是一件高层次的思维活动,也是一件艰苦的事情。为了比较研究大陆与台湾初中语文教学的异同,从而寻找改善语文教学的良策,刘老师在台湾走进学校调研,在深夜只身赴诚品书店寻找资料,想方设法与台湾语文教学专家联络。为了摸索新语文教学的路径,他带领学生到书店并指导选书,每日批阅近百本学生随笔,自费为学生购买随笔本,还带领学生举行各种各样的语文综合实践活动,如语文游学、语文雅集、百家讲坛等。为了广纳众多的语文教学经验与最新理念,他每年都要自费订阅千余元教学刊物,每年都要购买近万元的书籍。刘老师说:“‘人生为一大事来’是陶行知先生的名言。我今生之‘大事’是什么?年少时,懵懵懂懂地考进了师范,毕业后,糊里糊涂地做了语文教师,讲台上,不知不觉地教了30多年的初中语文。就这样,从糊涂到自觉,从职业到事业,从感性到理性 ,追寻语文教学之道成了我今生不变的情怀,做个优秀语文教师成为我今生最持久的追求。这么多年来,我坚定地行走在追寻语文之道的路上,‘教语文’就是我今生之大事。”

“研”之有物是刘恩樵老师教学研究的重要原则。刘恩樵老师认为,教学与教研就是一张纸的两面。教研之“物”就是自己的教育教学实践。刘恩樵老师的教学研究坚持“时时是研究之时,处处是研究之处,事事是研究之事”的原则,从教学中来再到教学中去。他曾这样概括他的教学研究内容:一是以“上课记”为系列,及时反思自己每一天里某一节课或者某一篇文章等教学的心得,将教学研究常态化。二是以某一篇文章的执教为对象,做课案研究。以课前、课中、课后为三个纬度多层面研究。比如,他执教《五柳先生传》,就课前的磨课经历研究反思,写就《别出心裁教古文:<五柳先生传>磨课反思》,上过《五柳先生传》之后再做反思研究,写了《一幅插图引发的课堂风暴》《读讲:让阅读课简约而灵动》《课堂上为什么掌声不断》三篇文章。三是以别人的教学课堂或实录作为研究对象写作课评。四是真心实意地做课题研究。刘恩樵老师认为,做课题研究才是高品位地教研,他的省“十二五”课题“大陆与台湾初中语文教学比较研究”被评为省级优秀课题。

“今天的教学,是你明天专业成长的伏笔;当下的教研,是你明天专业发展的花开。”每当与青年教师在一起交流的时候,刘恩樵老师总喜欢与他们幸福地分享一路“研”来满眼春的经历与感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