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里吴音相媚好

醉里吴音相媚好

 

2001年的暑假,38岁的我从苏北灌南来到了昆山,成为一名新昆山人。对于昆山话,15年的熏陶,我也从听不懂到懂一些,再从入格到入韵,如今我已能自如地融入吴侬软语的意蕴里,不仅日常交流自如,而且三五朋友小聚微酌之时,竟也可醉里吴音相媚好了。王蒙说:“一种语言并不仅仅是一种工具,而且是一种文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群,是一种生活的韵味。”15年昆山话的浸润,我也渐渐地融进了这里的文化,这里的人群,以及这里的生活韵味。

然而,回顾这个过程,那可有意思了,迷人的吴侬软语,也曾让我多少次被扑朔迷离着。

有一次,我们几位初中语文教师同仁晚上小聚。那时,我来昆山才没几年,对昆山话还很陌生,听昆山话就像是在听日语似的。席间,朋友在聊天,我似懂非懂,只能根据片言只语大致地推断他们在聊哪方面的话题。后来不知怎么的,他们要考考我昆山话的听力,于是说了三个词:彻克(音似,下同)、吉克、促克,而且都造成句子来说。可以,我一点都听不懂。后来,他们跟我一个一个解释。“彻克”就是“漂亮”的意思,“吉克”就是指“指甲”,“促克”就是说“故意为难”人。我记得,当时我是脱口而出:“你们都是在促克我哦!”一阵笑声,笑声后又是一个喝酒小高潮。回来的路上,我坐在出租车里一个劲地琢磨着:“彻克”,“吉克”,“促克”,可是,没说几遍,我就都搞混了,糊涂了,于是我问司机,还好,司机是一位昆山人,他又把这三个词给我几遍。可是,好景不长,以后我们多次再聚,他们都会以此来考我,我总不容易得满分。

再有一次,我们也在小聚。席间,有个朋友说:“今晚点的菜温淘淘哦!”我急忙顺着说话:“是的,荤菜点得太多了,太油腻了,吃不下,下次要多点点蔬菜才好。”话音刚落,他们都笑喷了,我只感到莫名其妙。我忙说:“怎么?不是吗?你们看这么多荤菜啦,都是大鱼大肉!”朋友马上解释说“‘温淘淘’是指很多的意思,不是说都是荤菜。”我这才明白,我又一次被扑朔迷离了。

还有一次,挺好玩的,不得不说,昆山市教研室组织部分老师去苏州听课,我们在昆山玉峰实验学校大门口集中。上了车,大家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到苏州某某学校该怎么怎么走,可是各有各的意见。后来同行的苏老师就说了:“不管啦,等到宋老师来了听她指挥。”可是,“听她指挥”这个词我怎么也听不明白是什么,我的理解是“洋溢智慧”。我就问苏老师:“为什么你们忽然说起‘宋老师洋溢智慧’呢?”这下车厢里外真是洋溢着快活的空气了,大家笑得前仰后合的,连门卫的师傅也笑得合不拢嘴了,以为不可思议。我倒也无所谓,我的误解能给大家带了如此的欢笑倒也值了,我觉得这就叫“大愚若智”,不也是一大乐事?

在与昆山话摩挲与浸润的这十多年里,类似的笑话也真不少,可我愿意将此理解为“佳话”,虽糗犹乐。生活是充满情趣的,融入吴侬软语的过程就是这样一场奇妙的相遇,如今,我真的已习惯与喜欢醉里吴音相媚好的那种情与境了。

《醉里吴音相媚好》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