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不仅仅为了2分:刘老师是如何评讲试卷的?

 不仅仅为了2分:刘老师是如何评讲试卷的?

——以刘恩樵老师的《评讲一道2分的月考题》为例

李维英

  在新教育星火教师的博客上,我仔细阅读了刘恩樵老师《评讲一道2分的月考题》的博文。由于近期初三复习训练题居多,我对这篇博文自然就多了一份特别的关注。

  刘老师评讲的题目是根据所给内容拟一则新闻标题。评讲伊始,他就让一位学生再读一次题目,然后引导学生寻找这段内容表现出来的信息。当学生回答“‘枫林湖’所在的地点”语言不准确时,他立即抓住这一时机,以学生之间约定见面地点这一日常事例,引导学生认识到“回答地点一定要具体”。这里,刘老师引导学生再次读题,熟悉题目的内容,然后在此基础上以“搜寻信息”为抓手,展开学生的思维活动,又在学生出现问题之后,再以生活实例加以引导,使学生清清楚楚地认识到自己错在何处,印象深刻。这样的讲题方式才是真正以学生为主体的引导探究式教学。

  当学生将信息全部找出来后,刘老师再要求学生“概括地提取主要信息”。在此,刘老师以设问方式揭示了答案“‘南京栖霞风景区将建‘枫林湖’”。然后要求学生对照答案修改自己的答案,并且看看自己的问题在哪里。这两点要求就是在引导学生自主分析自己答案错误之因,充分体现了“以学生为主体,教师为主导”
的课标要求。

  评讲试题到此,刘老师已经让学生知道正确的答案和自己答案错误的原因了。一般教师评讲试题到此,大多数就结束了。可是刘老师没有结束评讲,而是继续引导学生根据三位同学的答题,总结该题答题常见的三条错误。当学生总结语言要点不够清晰之时,他又以“哪位同学可以再提升一下来概括?”引导学生继续概括,进而又要求概括的句式也要整齐。这样做,是让学生对错误之处有进一步的概括提升,印象更加深刻,同时还训练了学生的语言表达能力,真是一举三得!

以上的评讲训练已经循序渐进到足够的高度了,但是刘老师并没有停止探索的脚步。他又引导学生进一步提升答案的质量。因为这道题是对消息内容的标题概括,所以刘老师要求学生在写实的基础上“用形象化的题目”,“让消息更有可读性”。这个问题难度比较大,学生思考良久也是为难地说“没办法”。这时候,刘老师开始给学生“搭梯子”了。他随便抛出一个题目“南京有福了。”学生立刻分析说“不好,虽说,景区有了‘枫林湖’,南京老百姓可以去观赏,但是,这个题太大了。”学生能够如此反应,足见刘老师平时就很注重对学生的思维分析训练。

一个学生嘀咕了一声“南京有湖了!”刘老师立刻抓住这一课堂生成,就题发挥说“‘南京再添新湖’如何?”在这样一步步的引导下,终于有学生(胡源)举手回答了。只是该生的答案并不能使其他学生信服,甚至有一名学生(戴艺文)评价他的答案“太恶心了!”这样的话语已经不止是在分析答案的优劣了,而是对答题同学的侮辱了。如果处理不好,极容易打击学生们迎战难题的信心,尤其是对那位主动举手答题的学生极为不利。刘老师处理得很巧妙。他首先批评戴艺文“胡源说的虽然不妥,但是他是第一个说出自己答案的同学。难道积极思考,勇于发言不好吗?何恶心之有?”然后说“胡源的回答不但不恶心,还非常好。虽然说他的这个题目不妥,但是,他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就是天开崖是很高的,而‘枫林湖’就出现在高高的天开崖的边上,这叫‘山崖出平湖’,不, ‘高崖出平湖’。你们知道吗?这是化用了毛主席的诗句呢。”这时,“教室里安静下来了,大家向胡源投去欣赏的目光。”接着,刘老师就跟学生讲了毛主席的诗“一桥飞架南北,
天堑变通途。 更立西江石璧, 截断巫山云雨, 高峡出平湖。 神女应无恙, 当惊世界殊。”还说:“这个‘高崖出平湖’的题目是化用了毛主席的诗句‘高峡出平湖’,可以再加上一个副标题‘南京栖霞风景区将建“枫林湖”,这样,这个题目就漂亮了。是不是?”说完这些,“不少同学的眼睛在闪亮。”

在这一过程中,刘老师不仅批评了攻击同学的学生,还抓住主动举手发言学生答案的好处,解决了问题的答案,还让全班同学都认识到发言学生的知识能力,从心底里“向胡源投去欣赏的目光”。这样的处理,主动发言的学生只会越来越多,主动迎战难题的学生也会越来越多。

之所以能够如此快速地巧妙解决这一突发事件,一是因为刘老师眼里心底时刻装着学生,尊重学生;二是因为刘老师反应快,教学经验丰富;三是因为刘老师知识贮备深厚。这三方面的原因正是我所欠缺的,更是我急需努力学习的。

  想起我评讲试题的种种情形:“一言堂”居多,对学生答案错误之因分析不足,更严重的错误是不够尊重学生,埋怨学生不主动答题居多,对学生答案错误之因的分析多是自己完成,引导、激励学生自主思考、自主答题的能力仍需要加强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