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朗读,原来可以这样教——读刘恩樵的《怎么教同样重要》有感

 朗读,原来可以这样教

                 ——读刘恩樵的《怎么教同样重要》有感

                       
   
舟山一初   王依群

读刘恩樵老师的《怎么教同样重要——以<湖心亭看雪>教学为例》一文,被刘恩樵老师多样的朗读教学所吸引。

语文人都知道,文言文教学的重要一环是朗读。《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提出“各个学段的阅读教学都要重视朗读和默读。”要“鼓励学生多诵读,在诵读实践中增加积累,发展语感,加深体验与领悟。”叶圣陶先生也曾精辟地指出:“吟诵就是心、眼、口、耳并用的一种学习方法。”语文教学中对文章的记忆,倘离开了反复的朗读,是强记,不牢固的;而反复朗读,是不断的咀嚼享受,也自然易记,还记得牢,“熟读成诵”就是这个道理。同时 学生的朗读过程也是广泛吸取语言营养的过程。朗读大量篇章之后,多少次朗读、反复地含英咀华之后,很多说千道万也难讲清的语感、搭配习惯、语言规律等问题在不知不觉中就会迎刃而解,那潜移默化的成果也会随之日益显露出来:学生不但可以在自己写作时模仿、消化那种文笔,还可以在说话时对照、应用那些词句,脱口而出,出口成章,从而使学生思维精密、情感丰富,文字表达和口头表达迅速趋向准确和生动。随着语言技巧的提高,学生辞不达意、言不及义的现象就越来越少。

朗读很重要,但我们往往忽略朗读,不是因为不知道或者怀疑朗读的作用,而是朗读方式的千篇一律,让学生感到厌烦,连老师也听得难受了。

不是朗读本身出了问题,而是我们的方法有问题。

再读刘恩樵老师的《怎么教同样重要》,足以发现我们平时用的朗读教学存在的问题。

刘恩樵老师在执教《湖心亭看雪》时,45分钟的课堂时间,刘老师让学生读了10遍课文,用时约15分钟(很奢侈吧),但正是这10遍朗读,让学生读准了字音,理顺了文思,了解了内容,培养了语言,启发了思维,让读者看到了一个动态的、充满语文味和思维力的课堂。

刘老师的10遍朗读是这样安排的:

第一遍:读顺诵读。删除文章中的注音、释义,指名让学生读,目的是读准、读顺。

第二遍:释义诵读。指名读课文,其他同学自由站起来解释,目的是让学生理解文章内容。

第三遍:无句读诵读。将文章标点全部去掉,并将文本排列成自右向左的仿古书竖式,让全班同学齐诵,目的是强化学生读顺课文。

第四遍:省略诵读。省略文章中的一些句子,让全班齐读,目的是让学生在读顺的基础上为背诵打下基础。

第五遍:拆解诵读。将文章按照表达方式分成记叙、描写、记叙、描写、抒情五个小部分,让学生齐读,目的让学生理解短文记叙描写抒情相结合的写法。

第六遍:配图诵读。欣赏黄永玉的画,诵读张岱的文,文画皆美,相得益彰,给学生以读的趣味。

第七遍:书法诵读。让学生对着古宣纸上的书法作品朗读,既能欣赏潇洒飘逸的书法技巧,又能将作品内容读出来。

第八遍:配乐背诵。教师范读,学生诵读、全班齐背。在图、文、乐中,文的意义和意境渐渐在学生心中点染开来。

这样的10遍朗读,相信学生不觉得“厌”,教师不觉得生硬,而伴随着朗朗书声的,是一段激荡开来的文思。

一堂好的阅读课就应当看到学生感情的潮水在激荡,应当感受到课堂中生命的涌动,语文教师要情化自己,进入情境,用感情线牢牢地牵住学生,以情激情,让课堂充满诗情画意,充满“故事”,充满情趣。学生在自由、愉快、活跃的气氛和抒情格调中,调动情绪,饱含感情地朗读,从而体会文章的语言美、情感美、意境美。这种学习活动才是美的享受,才是活力四射的。

  

一堂好课的背后

         ——读刘恩樵《月余磨一课》《怎么教同样重要》有感

                    
       
舟山一初   缪清波

    在导师的推荐下,我看完了江苏昆山国际学校刘恩樵老师的《月余磨一课》和《怎么教同样重要》两篇文章。

这两篇文章叙述的是刘恩樵老师赴安徽参加课堂教学大赛,执教《湖心亭看雪》的过程,从自己的课前准备、教学设计到课堂展示、教学效果,记叙得十分详细。尤其是刘恩樵老师叙述自己在亲戚住院开刀期间还在病房外思考湖心亭看雪的文化内涵和学生习得预设的细节时,彼时的情景似乎再现在读者面前,不禁令人赞叹和欣赏。

一堂好课的背后,必然有一个热爱语文、沉醉于语文课堂的执教人;一堂好课的背后,必然有执教人勤勉的付出。如果不是对语文课堂的热爱,刘恩樵老师不致于连上班“从家里到学校步行大约十分钟”的间隙里,也在琢磨上课的思路;也不会再工作之余,去网上浏览关于《湖心亭看雪》的赏析类文章;更做不到整整一周多的时间,刘恩樵老师一直在“追问自己我的课堂如何做到‘文’与‘言’的分配”,都云张岱“痴”,更有“痴”似张岱者,所以才有了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的课堂思路,所以才有了打开学生思维能力,培养学生赏析水平的一堂好课。

一堂好课的背后,是一颗热爱语文、热爱课堂的赤忱之心。

其实在承担公开课之后,有像刘恩樵老师这样沉醉于文本的老师并不在少数,我自己就曾经有过这样的体会。整理教学思路之前,心心念念的就是要上课的内容,以致食不知味、夜不能寝。偶然灵光一闪,一定雀跃不已,立马挥笔写下。总要把整篇文章连标点符号都烂熟于胸了,再放胆整理上课思路,每一字,每一句,都有自己浸润过、琢磨过的故事。这样一段磨课的经历,虽算不上刻骨铭心,但对自己教学水平的提高,肯定是事半功倍。现在想来,对语文的“痴”心一片,竟成为自己教学生涯中难忘的记忆,尽管曾经苦过、煎熬过,因为有故事,值得记忆,所以苦即是甜。

现在很多年轻教师,畏惧上课,畏惧比赛,恐怕不只是害怕与同仁同台竞技,更多的是少了那份热爱语文的赤忱。不知把他们硬生生“逼”向课堂,是不是也能“逼”出一番气象,“逼”出一段难忘的经历来?

http://msgl.zsjyxy.cn/Item/26397.aspx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