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的不仅仅是牛肉羹

 

                  喝的不仅仅是牛肉羹

 

端午小假的第二日,早饭后,我开车到学校,一个人静静地写点东西。几近午后,便踱步到离学校最近的一爿名叫“老上海”的饭馆吃饭。

一进门,服务员便迎上来:“请问几位?”

“一位吧。”

稍愣,又问“那吃些什么呢?”

眼前是排满一墙的LED高清菜品图谱:葱烤鲫鱼、四喜烤麸、蟹黄豆腐、上海葱油鸡、香菇面筋、金盏松仁鱼米、糖醋桂鱼、鸡火干丝……身后的台子上排满特色菜:猪蹄、酱骨头、老豆腐、糟卤凤爪……服务生手持点菜单板站在我的边上等我点菜,还不时地给我推荐。

我虽然只看,没点,但脑子里也在不断地运转着……。

“一碗米饭,一份牛肉羹。”我给出了明确的决定。

“就这样?不点个别的?糖醋小排?炒虾仁?来一盘酱牛肉吧!

“可以了。”很坚决。说完,我径直往餐厅里走。

我找了靠窗一张桌子坐下。左侧就是窗户,窗户被绿藤缠绕着,窗外也是布满绿色植物。我很喜欢。右侧是一张大桌子,坐满了人,他们酒正酣,话正多。左静右喧,倒也不错。

翻翻微信,喝杯茶,米饭与牛肉羹也就在期待中翩然而至。饭碗小而近,汤碗大而远;米饭白而纯,羹汤褐而杂。

开吃!

不错,味道倒不错。用我们的作文评语的行话来说:主题突出(有牛肉末),内容丰富(有蛋花、蘑菇丁等),语言生动(有滋有味)……

只是确实是现做的,刚出锅,好烫哦。

于是急中生智,拿起边上的一个小碗,想把羹汤从大碗里先舀少许到小碗里,便于快些冷下来。

于是趣从中来,心生花来。我又拿起边上的一个稍大的碗,放在大碗与小碗之间,与大汤碗、小汤碗一字排开,形成从大到小的序列,然后,在中碗里盛了汤。

三个汤碗与一个饭碗在我的面前竖式排列,由近及远,黑白相间,一字排开。小碗的汤喝完了,就从中碗里盛,中碗里的没了,将再从大碗里盛。这就像我们以前经常接受的教育:国家里有,单位就有;单位里有,家里就有。

好玩!我的兴致来了,何不来个微信?!

拍照!打字!发送!

我不知道,有没有服务员看着我,也不知道邻桌的他们是否看着我,他们会不会笑话我只一汤一饭只光杆司令还这么折腾?

不管他了,自顾自乐。

我在微信里写了这么一段话:

我的午餐:一饭一汤,一汤三舀。从大碗舀到中碗,再从中碗舀到小碗,最后从小碗取喝。这样,情趣就有了。其法,实用性在利于烫汤速冷。

真得没想到,微信一发,引发强烈反映,点赞不断,互动频频。

“这么赶是干嘛?”不是赶,正是闲!”

“一汤一饭,当思来之不易。汤未喝完,惜!”“打包啊!”

“碗用多也费水啊!”“所以,还得有哲学的辩证思维啊。”
见过能吃能喝的,没见过这样能吃能喝的。”“这叫‘牛饮态’!

“自己做的?”“一个人下馆子。”
兄弟,请保护自己的身体哦!”“端午安康!
“您这吃饭也很有情趣呀!”“一乐。”

“可爱的人吃饭都能找到乐子。”“没有快乐制造快乐也要快乐。”
兄弟,不加个菜也得来点嫩草呀。唉,近来手头拮据哦。

……

汤足饭包。结账:28元。腆着肚子,离店。

于是,做个行走低头族统一回复:

婴儿拳般一碗饭,牛肚样的大碗汤。

一饭一汤最简实,腆着饱腹返校园。

谢谢好友互动,聊以戏且娱。

心境意造。看来,这顿午饭,喝的真的不仅仅是牛肉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