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感怀

端午感怀

    记得有首歌唱到:“城里不知季节已变换。”是呀,如今的我,真的有了这样的感觉了。整天忙碌着早出晚归,穿梭于学校与家之间,来回途中看到的无非是高楼厂房汽车人流而已,田园村舍“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早已远离视野了。

    今日端午,当我知道它时,它已经赫然立到了我的面前了,然而,全然没有了儿时的那般期盼与激动,有的只是几分感叹与回味。

    记得小时侯,对端午是特别的向往,原因似乎也很多。端午节是春节后的第一个节日。对孩子们来说,经过了近四个月寂寞的日子,对端午节的到来我们怎么能不兴奋呢?再说,据讲,端午节就是孩子节呀。那时,提前好几天,我们家门前的小路上就会不断地有货郎挑担叫卖,在小货架上系着成串成串的五颜六色的丝线。为了给孩子扣上丝线,大人们总要叫住货郎买上一些,顺便还要买些玄黄,荷包什么的。扣丝线是我们家乡端午的风俗。就是每到端午节,家里的孩子每人都要扣丝线,手指上扣,手腕上扣,脖子上扣,有的脚腕上也扣。再加上在脖子上挂上荷包,穿件春节新做的一直舍不得穿的衣服,这么一来,我们这些农村里土里土气的孩子,一下子就靓了起来,像是少数民族的孩子。一般来说,男孩扣得稍微少些,女孩扣得就要多点,因为,平时也没有什么装饰品,这端午的五彩的丝线就是最奢侈的装饰品了。这扣上的丝线一般都要到进入盛夏才会剪下。这端午节里男孩必做的事情是涂抹玄黄。那时侯,每到夏天男孩无不下河洗澡的。据说,为了防止水里的什么虫豸跑到小孩的体内,就要在端午节时用玄黄把小孩的所有窍孔涂抹一遍,鼻孔、耳朵、肚脐、后窍都要涂。但事实上究竟能否起到什么作用,也就不得而知了。在我们老家,端午习俗中还有一个就是家家檐下皆插艾草,那青青的艾草散发着淡淡的香味,屋里屋外一直要弥漫好多天呢。至于为什么要插艾,村里的好多人也说不清,大概都是为了祈福佑安吧。端午还有一个有趣的习俗,就是如果说谁的皮肤有瘙痒的毛病,那么只要端午节的这个早晨在太阳没出之前到菜园里去用露水擦身就一定能够消痒的。记得小时候每到端午时我是必会被奶奶从床上拉起来到菜园里去用露水擦身的。

    端午节最有典型意义的习俗是吃粽子。那时,我们家门前不远处有条大河,名曰大潮河,河畔芦苇丛生,这是我们儿时夏日的乐园,我们在这里捉迷藏,逮小鸟。端午节来了,这里一下子会聚集很多人来打柴叶,碧青宽硕的柴叶成了大潮河的名片,四面八方的人都来这里,昔日茂密的芦柴荡竟然一下子稀疏了许多。到了端午前一天的晚上,每家的门前都是热闹的,白花花的大米与绿灿灿的柴叶经女人们的巧手把他们包裹在一起,大大小小,或锥或方,引得嘴馋的孩子忙个不迭,叫着大人快快把棕子煮了吃。这时邻居间会走来看去的,比看着谁家的媳妇包的粽子好看,看看,你家的粽子里放了些什么,他家的粽子里放了些什么。确实,在那时,会包粽子是妇女值得炫耀的一件事情。当天晚上,如果你走在村里漆黑的小路上,一定满鼻子是粽子的清香,你会想象到那炉膛里舔着锅底的火苗和那沸腾的要顶起锅盖的热气以及站着灶台边那孩子焦急的眼神。粽子是要在锅里焖上一夜的,这样才更好吃。第二天早上,也就是端午节了,粽香经过一夜酝酿,更浓更稠了,小村庄里的弥漫粽香也更浓稠了。孩子们会端上放着三、四个粽子的大碗聚在一起比谁家的粽子更好看好吃,有的人家粽子里放些大枣,有的放些红豆,有些放些花生,也有放肉丁的……有时,他们还交换着吃呢。大人们当然不太介意这粽子怎样,在他们眼里,这不过只是一种象征或符号而已。每家每户的粽子包得都挺多的,一吃就是好几天。孩子们带着它上学作为零食,大人们带到田里作为干粮。

    这就是我童年的端午了,简单而快乐。今天又至端午,我怎的不思不忆?现在,端午没有了丝线,没有了艾草,没有了玄黄,更没有了满村扑鼻的粽香了,端午只变成了日历中的一个记号,变成了记忆中的一抹清香,变成了街头小摊子铁锅里的几个没有苇叶青香的粽子,变成了超市里被速冻了的端午。

    然而,我今天特想寻找端午的感觉,于是,我走进厨房,没有。我走到菜场,没有。我走进小区,也没有。偶尔看到依然雀跃的孩子,想从他们身上寻找端午的感觉,同样没有!我的心中有着丝丝的失落。后来,我只在路边的水果摊上买了些杏子和桃子,因为,杏子和桃子一下子使我想起小时候端午时吃杏子吃桃子然后在地上挖个小塘砸杏核掉桃核的情景。回到家,我对妻说:“我们不到菜场去买粽子,我们自己包粽子,如何?”妻同意了,于是,我们下楼骑上车子到处去寻找柴叶。昔日里家门前的那一片芦柴荡又在我的脑海里清晰起来了。我们好不容易在一个靠河的工地旁寻找到了在风中摇曳着的几株芦柴,它着实让我们欣喜了起来。可是,眼前的这几株芦柴怎好与我记忆中的那大片的芦荡相比?我知道,就这几株也存不了多久了,不是吗,我们的身边有多少地方不是都已经沧海桑田了吗?我和妻小心地从芦柴上捋着柴叶,说真的,面对这孤单的几株,纤细的茎干,瘦弱的叶子,还有些舍不得似的,我不知在留恋什么?

    回到家,妻开始张罗起来了。我一下子又看到了过去家家户户女人们在门前包粽子的情景。妻熟练地完成着有关包粽子的动作,看来,她也像我一样,对于粽子的情结已经烙在记忆的深处了,一旦唤起,一下子就会恢复如初的。我们包得很少,因为,粽子平时我们也没少吃,只不过是想在端午这个特殊的日子重温昔日乡村民俗的淳朴。不一会儿,屋子里开始有了淡淡的粽香了,坐在电脑旁的我一下子被这味道吸引了过来。我走进厨房,一下子找到了记忆中的端午的味道,我用鼻子使劲地嗅了几嗅。

    端午感怀,值得回味与思考的真的很多很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