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一年高考时

  又到一年高考时

 

                     2030年:孙子将参加高考

孙子现在正上幼儿园的小班。基本预测,大约十五年后的此时,他正是迎战高考的时候。

十五年后的高考会是怎么样的呢?呜呼,似乎无法可想。我的基本判断是:涛声依旧。

想想多么可怕,在这十五年里,他要经历幼升小、小升初、初升高、高升大学的四次大考,想想都可怕。好在十五年的时间跨度较大,慢慢对付吧。

对于中国教育的应试教育样态,我的预测是,保守一点说,100年不变。

应试教育,这是中国教育近30年来使用频率较高的一个词语。它的主要意思是说在教育领域的实践活动中,以应试为主要行为内容,以分数为主要行为目的,也就是说,应试成了教育的主体和全部。应试教育这个概念所包含的意思不同于教育中的应试这个意思。教育中的应试是说教育中也是要有应试的。如此说来,教育离不开考试,但,如果强化成教育就是应试,那么,教育就被扭曲为应试教育了。应试教育是教育的病态表现。

在现今的中国教育中,人们视应试教育为过街老鼠,且不断地以素质教育以及新课程改革等大规模的“动作”对抗之,但是,这应试教育就是击而不倒、轰而不烂、摧而不垮、斩而不绝、病而不死?我们不仅要追问:应试教育为什么会如此猖獗?

依我看来,这个原因确实是很复杂的。我们是不是可以这样来说,应试教育在现今时代还有它存在的必然性,这必然性就是从哲学层面上说的教育属于上层建筑,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我国经济基础的相对不雄厚,也就制约甚至决定了教育的发展,受制约的教育势必会出现病态的现象,而这病态现象的主要表现之一就是应试教育。可以说,我国经济的相对不发达就是滋生应试教育的主要原因,至于其他的原因都是由此派生出来的。有人说,造成应试教育盛行的罪魁祸首是人的观念问题。其实,依我看,在经济与观念孰轻孰重的问题上,我还是主张经济是第一性的,观念是第二性的。我们辟开个别现象而言,就更大范围更长历史来说,经济决定观念,这也许是不争的事实。我们只要把我国的教育放在更大的背景下乃至世界背景下来审视的话,问题也许看得就比较清楚了。

应试教育的第二大原因,是来自中国家长方面的原因。可以这样说,就目前看,中国家长是应试教育的又一罪魁祸首。这一点,我虽然理解,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从某种程度上说,中国教育被家长绑架了。“办人民满意的教育”,这“人民”要求太不一般了。这样说,是不是委屈了“人民”?

我觉得,应试教育从弱到盛已经走过了三十多年的历程,在素质教育日臻强劲的今天,应试教育仍然有它存在的市场,但这已经不是应试教育独霸天地的时代了。应试教育在逐步呈现出萎蔫的状态(但我们也要必须清醒地看到,应试教育虽然呈现出萎蔫的状态,但绝不说明它已经萎蔫),素质教育也在一天天地走上历史的舞台。也就是说,现今的时代正是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共舞的时代。我们这个时代必须承受着应试教育之苦。现在,关于教育的改革也是一浪高过一浪,不同的教师,不同的学校,不同的地区,都在应试教育裂变与素质教育聚合中走着自己的路。我们应该从这变化中既看到艰辛,又看到希望。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在应试教育的无奈中做些做些再做些素质教育的事情。也可以这样说,在现今,没有应试教育就没有素质教育。因为应试教育的猖獗,更显出素质教育的珍贵。这就是当下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并存的“特色”。

当然,应试教育也不是长生不老的仙人,它总有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历史也终会还教育的本来面目。那么,解决这个问题的良策是什么呢?我认为,最好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时间,让时间来疗治教育的这一旷世已久之病。这个时也许十几年,也许几十年,也许就是百余年。不管怎么说,我们别希望来个“短平快”。我这么说,不是否定要在现今的时代为消弱应试教育而奋力和为推进素质教育而呐喊,更不是宣扬宿命等待,相反,真是这些教育内的和教育外的无数仁人志士可贵的奋斗与呐喊才使应试教育的弊端越来越明显地暴露出来,才使素质教育的价值越来越明显地呈现出来,才使得用素质教育置换应试教育的速度大大地加快。

我们期待着应试教育早日寿终正寝,期待着素质教育光芒四射,期待着教育的健康发展,我们更期待着国家的强盛,因为,只有水涨船才能高。

十五年后的高考会是什么样子呢?

                                     (整理于20166月)

 

2003年:儿子的高考

时间是一列永不停息的快车,它驮负的一年一度的高考又翩然而至了。

据媒体报道,2003年的高考是非常高考,原因有三,一是那亘古不变的高考时间变了;二是全国参加高考的人数出现了历史新高;三是如火疫情刚刚才有点缓解,人们依然提心掉胆。然而,对于我来说,今年的高考更属非常中的非常:儿子今年要参加高考了。

    关于高考,多少年来自己似乎并不关心,因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嘛。但是,2003年的高考我真的不能再不关心了,养兵12年,就看这一朝了。儿子12年来寒窗之苦,尽管说这不全是为了应试,但也不能不说是重要的目标之一。现在的学生谁不希望挤过独木桥,进入一个自认为广阔的天地呢?

就要高考了,望着台灯包裹中的儿子,我也真是感慨万千呀,从一个呀呀学语的蒙童成长为如今一个整日日理万“卷”,伏案苦读的孩子,这里包含着多少酸辛呀。儿子的智力不错,成绩也还行,按理说,我们应该十分满意,但是,我们似乎总是心比天高,总希望他整日埋头地学呀学呀,可是,这个孩子,进入高中以后,并没有表现出我们想象中的那种勤奋来,这使我们大为不满。在我们看来,自己智力很好,如能再加上勤奋,这不就如虎添翼了吗?我们的心中多么希望儿子能成为北大或清华的学子。为这事,他和他的妈妈没少较过劲,我也曾多少次地无奈过,然而,他多数情况是我行我素。没办法,现在的孩子究竟怎么啦,我真的搞不清。眼看明天就是67,唯一让我们欣慰的是,他的状况还可以,没有我们心中的最好,但他一定会有事实的更好。这一点,我没担心过,不就是我们心里总会害上什么清华、北大的病吗?事已至此,也不想那个心思了,一切就由天意来安排吧。

                                               
(写于20036月)

 

                   1981年:我的高考

这是一帧永远珍藏在我心灵底层的图画。关于我参加高考的情景,别的已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惟独这个情景还历历在心,成为我心中永恒的风景。

我们那时候参加考试要到十多里外的另一个乡镇去考,所以,为了防止迟到,每天要起得很早。那天早上,母亲把我叫醒时,天还一点亮的意思都没有。母亲早就把饭给做好了,我起来时,一眼就看到门前的晒谷场上放好了一个长凳子,一大碗米饭早就盛好放着了凳子上,旁边是炖的一碗鸡蛋。这应该是那个时候最好的饭食了。记得那时天还没亮,刚下过雨,微风习习,空气特别清新,天上挂着一弯晓月,稀疏的星星缀在天幕,远处蛙声不断。我吃着饭,母亲就坐在我的身边,她边看我吃饭边跟我说,要好好地考,农村人考上大学就好了,我们家祖上没有什么读书人,要我争气。那景那话那情我一辈子记着。

                                              (写于19826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