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早饭时的事

吃早饭时的事

 

    其实,我最先想到的不是这个题目,而是《厨事》。后来,琢磨了一下,觉得不妥,便改为《早餐的故事》。再又琢磨,又觉得还是不妥,便就改为《吃早饭时的事》了。为什么要这么改?我想,俗事还是要用俗文吧。

虽是五一小假,可每日起得并不迟。待我在书房里做了些许事情后,妻子便唤我“吃早饭喽”。

从书房到厨房,只须碎步十二。

灶台上放着已经盛好的五碗米稀饭,四大碗,一小碗。转头看餐厅里的桌子,两碟小菜已经放妥。

总不可再折回坐在桌边等人将稀饭端上桌子等候饭来张口吧?自己总也该做点什么吧?起码应该将自己吃的这一碗端走吧?于是,我便像领袖在关键时刻做出重要的决定似的,欣欣然上前去端盛好的稀饭。所谓的大碗,其实也不算大。我张开左手的五指,就像掘土机掘土一样把一碗稀饭钳在了手掌下。

就在这一碗稀饭刚刚离开灶台的一瞬,我忽然产生了一个意念:再端一碗吧!总不能自顾自地只端自己的一碗吧。美美的想法让我心头一热,我的右手便又像左手一样张开,五指又钳了一碗。

前一瞬让我美滋滋地抓起了第二碗,后一瞬却让我惊恐地经历了重大的“事故”。

哪知道,稀饭是妻子刚刚从电饭煲里盛起来的,很烫很烫,整个碗体也是烫得不得了。就在我刚刚抓起第二碗的时候,我的两只手都被烫得完全难以承受了,一阵钻心的痛以百分之三百的气势本能性地强迫我不顾一切地松开手。左手的那只碗尚未离开灶台,于是“当”的一声一下子重重地跌落在原位置,重心没有大的偏移,只是稍微微地晃了一下,便稳稳地静止了下来。可是右手这只碗,也许是因为我刚才觉得做出要再端一碗这个决定是英明与伟大的,也许是因为我觉得能为家人做一点点事而高兴,它已经被抓起来了,而且已经离开了灶台,处于抛物线的初上升状态。因为我的手已经松开,它便在与灶台基本等高的位置上翻了个跟斗,在悬空中划了一小段极短暂地上升弧线后,便瞬息垂直坠落。就在我感受着十指被灼痛的瞬间,眼角的余光瞥见这碗稀饭重重地反扣在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噗”的一声,稀饭呈较为规则性地在地板上炫出了一个比碗的直径大约大四倍的圆,那场景,我觉得就像是从空中垂直落下了一个手榴弹在大地上爆炸的样子。

妻子在餐桌边惊呆了,孙子惊恐地从房间里跑出来,儿子与儿媳也冲过来了。好在有惊无险,一阵短暂地沉默之后,便是戏说声。

有惊有喜的事,妻子在打扫地时候,竟然欣喜地发现,那只被重重摔下的碗,却是完好无损的。我将此事告诉孙子,连它也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然而,这就是事实。古语道,“无巧不成书”嘛。我与儿子在研究这是为什么,研究的结果应该是因为满满的一碗稀饭在下落过程中,碗口与地板是在两个平行的平面上,当碗口着地的一瞬间,稀饭在碗口与地面之间起到了很大的缓冲作用,这也是为什么在碗落地的一瞬,我听到是“噗”的一声而不是“咔”的一声的缘故。这让我想起了“神九与天宫一号完成交会对接”的那一经典瞬间。没想到,我也创造了一个生活的经典。

只是妻子在整理厨房时,嘴里不住地喃喃着什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什么“一点点事都不能做,做了还不如不做”,什么“下次就‘饭来张口’好了”……

到了吃饭时,我看见妻子是用那只没有了稀饭的空碗里倒了白开水喝的。我问她为什么不盛稀饭?她笑着狠狠地说:“我只熬了四大碗一小碗的稀饭。锅里没了!”

我们都笑了,其乐融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