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交卷子吗?”

“我可以交卷子吗?”


       


期末考试时,我监考初二(8)班的数学。考试时间是9:00—11:00。大概到了10:20分的时候,黄伟突然举手问我:“老师,我可以交卷子吗?”话音刚落,还没有等我置可否,寂静的教室便出现了些许躁动,有的说“班主任早就说过‘不允许交卷子’了”,有的干脆说“不许”,更有不少同学就不由自主地开始有说有笑地唧唧喳喳议论起来了。马上,其他所有同学与黄伟一起望着我,似乎在等我给个说法。我随即明确而果断地说出三个字:“不可以!”听了我的回答,黄伟一下子像霜打的野菜,蔫吧下去了,埋头趴在了桌上。别的同学也随之一阵嬉笑。


教室渐而恢复了平静。


教室里是安静了,但我的心里并不安静。我知道,学校在召开期末考试安排会议的时候,校长特别强调了这点:不要让学生提前交卷。现在,这个问题就摆在我的面前了,我只能照着校长的意思来回答学生。但是,我的心里却是纠结着这个问题:学生究竟是否可以提前交卷?


我在教室里轻轻走动着,走到了黄伟的身边,示意他继续检查检查试卷。我也随手翻看了一下他的试卷,确实都已经做好了。


巡监中,我想起来了我们小时候的考场。那时候,每到考试,总有人会提前交试卷的,而且,把“交头卷”作为夸奖某同学学习好的一个理由。记得我小时候也是常常提前交卷子甚至交头卷的同学之一。每到做完试卷,然后做了些检查,再然后,就神气十足地走上讲台,把试卷交给老师,再然后,又神气十足地走出教室。那种感觉,有一种成功的自信感。


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地,“不准提前交卷”成为现在学校里考场上的一条潜规则。


我能够理解不让学生提前交卷的理由,比如,希望学生好好检查,确保一分不丢;还有就是学生提前交卷会给考场带来一些管理上的困难等等。但是,我实在认为,阻止学生提前交卷带来益处,远远不及其带来的劣处大。不准提前交卷,这是不尊重学生个性差异的表现,事实上,在一个考场里,学生掌握知识与解题的能力是不尽相同的,为什么一定要一刀切,不准提前也不准推后呢?由此可以推及,是不是希望所有家庭一日三餐吃一样的饭菜呢?有人也许说,这样可以督促学生养成仔细耐心的习惯,我看非也。尽管这种动机是好的,但是事实上往往难尽人意。恐怕“不准提前交卷”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便于统一管理,因为,提前交卷子的这些学生往往“不安稳”,会带来考场内外秩序的“小乱”。


由此,我追想到,中国教育,就在交卷子这样的小细节上都是在用一个模子来塑造学生。类似的还有很多,譬如,全班50学生,作业是一个样子的;全校千余学生,评价的标尺是一样的,即分数。全国千万的中小学生出路是一样子的,即升学,等等。这就是中国教育渗透在血液里的“一统”的基因。


望着坐在教室里无所事事无聊之至的黄伟,我想告诉他,其实老师也是不主张“不准提前交卷”的,但是,我也是不敢或者不宜越此雷池的。但是,我却不能这样说。我只能睁一眼闭一眼地看着他坐在自己的座位无趣地熬着时间的那副无助态。


其实,我的心里一直在追问:为什么不可以提前交卷?但是,也许黄伟的心里不会有这样的追问的。望着在课桌边玩转铅笔的黄伟,我的心里在想:他会不会成为那只“温水中的青蛙”?

《“我可以交卷子吗?”》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