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说的三个短语

我常说的三个短语


 


在平时的教育教学过程中,我常会说的几个词是“太好了” 、“没关系”与“你说说看”。


先说“太好了”。其实,这个词不是我的首创,而是从别人那里学来的。大概在七八年前吧,我们学校里聘请过一位特级教师。这位特级教师是苏北的,已经退休,叫何国成。他的主要任务是经常来我们学校,听听青年老师的课,与他们做些交流与研讨,以帮助青年老师成长。何老师经常说的三个字就是“太好了”。不管是学生,还是教师,与他交流,他非常谦逊,注意倾听,而且,在倾听中常常是频频点头且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太好了”。于是,许多老师与学生都喜欢与何老师交流。因为,交流中,能得到何老师的表扬与欣赏。我也是经常与何老师在一起交流的。久而久之,我也就学会说“太好了”三个字。平时,无论在课堂上,还是在日常的交流中,无论是与学生交流,还是与老师们交流,我大多会说“太好了”三个字。说得多了,说得久了,许多老师干脆就给我起了绰号,叫我“太好了”。其实,说“太好了”这只是现象,究其实质,在我看来,“太好了”三个字背后隐含着我的教育理念,这就是尽量多地做到赏识,对学生如此,对同事也是如此。注重赏识,注重激励,是我做教育与教学工作的一个基本原则与基本方法,也是我处理自己与周围的人以及事关系的基本思维。我觉得,就一个人而言,总有“太好了”的地方,就一件事而言,也有“太好了”的层面。我总是先发现“太好了”的地方,然后再指出不是太好的地方,总是重说“太好了”的地方,而淡说不是太好了的地方。


再说“没关系”。在我看来,也许“没关系”与“太好了”是一对孪生兄弟。正因为我注重赏识,所以,就容易宽容。我常说“没关系”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对待学生。学生在课堂上回答问题,有时回答错误或不能回答,我不会怨愠,总是亲切和蔼地说“没关系”。每当学生有些失误甚至是一些可谅解可改进的缺点错误,我都会在一番教育引导后说“没关系”。另一方面是对待同事,对于同事对我的一般的误解一般的损害一般的过失,我常常付之一笑,说声“没关系”,起码,我会在心里自己对自己说“没关系”的,从而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不会斤斤计较甚至无限上纲上线。我总觉得,人无完人,金无足赤。我也绝对如此。对学生的宽容就是一种教育一种勉励,对同事的宽容就是一种友情一种互敬。后来,我的几个调皮的学生,因为我常说“没关系”,以至于后来他们与我见面打招呼直接就以“没关系”来打招呼,我也会笑着回答“没关系”,从而师生一阵欢笑。再后来,有学生用英语跟我说“没关系”,于是,我也就跟学生学上了英语的“没关系(Never mind”,于是见面的招呼就不是汉语的“没关系”,而是英语的“Never mind”了。这英语的“Never mind”,我还是学了很久才学会的呢。虽然很生硬,但很有趣。然而,我只是会说而并不会写。


第三再来说说“你说说看”。在课堂上,我常常说“你说说看”,目的在于让学生发表一下自己的想法,让学生自我发现自我表达。在处理某些事情的时候,我会对学生说“你说说看”,目的在于让学生自我陈述自我反省自我教育。我觉得,“你说说看”,表示我在学生观上师生平等,在教育教学方式上注重凸显学生的主体。


“太好了” 、“没关系”与“你说说看”,从现象上看,这只是三个简单的语词,而实质上却是教育教学上的三个重要理念,这就是“赏识”“宽容”与“尊重”。如果说“赏识”“宽容”与“尊重”这是教育理念中非常抽象、宽泛而又空玄的理念,那么,“太好了” 、“没关系”与“你说说看”就是化抽象、宽泛、空玄为具体为可感为可为的细节。


因此,我常常喜欢说“太好了” 、“没关系”与“你说说看”。


 

《我常说的三个短语》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