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真 唯研 唯新(关于公开课的几点思考)

【应约而写】


 


                                              唯真  唯研  唯新


—–关于公开课的几点思考


 



 


 


当下,常常有人指责公开课。其实,公开课没有错,错的是有些上公开课的人,给公开课引来了假、利、虚的恶名。所以,还公开课唯真、唯研、唯新的旨要,为公开课正名,让公开课返璞,这是当务之急。


唯真:弃作假,不功利


公开课是首先“课”,是课就要真实。课堂是一个动态的不可测的现场,是一个预设与生成共生的现场,是一个教师与学生共同演绎智慧的现场,唯有真实地呈现教师与学生、学生与学生在这个现场中的思维动态与智慧碰撞,这样的课才有意义,才有期待,才有精彩。即使是教师的课前预设,那也应该是充满悬念、期待与不确定的。如果开课者肆意歪曲了“预设”的科学意义,让预设诡化为一种“小动作”“小伎俩”,那就让自己的课走向了“真”的反面而滑向了“假”。这样的课不仅让人嗤之以鼻,更失去了公开课所承载的一切意义,最后留下的只有“我上过公开课”这么一句毫无分量的所谓“美誉”。崇尚真实而摈弃作假,这应该是公开的底线中的底线,也可以说是重中之重。公开课还贵在“公开”。面对着学生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睛,面对着一位位真诚求教的老师,面对着记录真实过程的摄像,公开课怎能辱没“公开”呢?


客观的说,人难免都会有点功利之心。古人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们也不妨说:“师羡功利,得之有道。”就开公开课来说,这个“道”,就是认认真真地上好公开课。上好公开课,功利那只是“额外的奖赏”。如果怀有功利之心上课,心不诚则课不真,课不真则研不精,这是无益于己更是无益于他的。从这个角度来说,要真心地去上公开课,目的是为了研究,而不是为了功利。在当下,功利思想是摧毁公开课形象的罪魁祸首。对公开课中参杂的功利痼疾要坚决抑止。


唯研:无研究,不开课


公开课有很多功能,比如,展示教师教学艺术,评定教师业务能力,提供教学研究案例,进行课题实验研究等等,总体来说,促进教学研究是公开课的核心功能,即使是展示与评定,本质上也是属于教学研究的范畴。


以公开课为凭借的研究分为两种情形。一是开公开课者以自己的课做研究,二是开公开课是为了听课者(教师)做研究。既然如此,没有研究因素的公开课是不足取的。不管是执教者自我的研究,还是为听课教师提供研究的素材,公开课都要以研究教学的姿态出现。这种研究也可以说是一种实验。在实验中,去领悟师生关系究竟如何处理,学生在课堂上究竟应该是怎么的角色,教学的内容究竟如何取舍更合适,教学方法的选择究竟怎么才能很好的把教学内容让学生接受与内化,多媒体究竟怎样为教学服务,课堂的效益究竟如何提升等等。只有这样的带有研究项目的公开课,才可能是有意义的。否则,那种为了捞得一张证书、为了获得一个职称加分、为了显示自己一时之名的公开课,只会是糟蹋了公开课的本意而使公开课在众人的心里蒙上阴影。


唯新:求突破,不因循


唯真是底线,唯研是正途。在“真”与“研”的基础上唯“新”,这样来定位与要求公开课,那么公开课就是回归真义了。


我们为什么要听公开课,是因为想从公开课上获得教学的新知,有理念层面的,有艺术层面的,有技巧层面的等等,听课者各有所求。每一位开课者,就自身而言,要反问自己:我的这节课要研究什么,要突破什么,我的这节公开课与我以前的公开课有什么新的发展。就听课者而言,我的这节课能够给听课教师带去什么样的新视野、新思考、新感受。大家试想,一年一度的时装节所展示的会是一个样子吗?也许有人会问,怎么可以把上课与时装表演相提并论呢?上课与时装表演确实是不一样,但是,它们也有一样的地方,那就是不断地追求创新。难道课堂教学不要创新吗?课堂教学是艺术。艺术就必须创新。当然,读者也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知道课堂不是“一天一个样,一年大变样”的地方,它是需要谨严而慎行的。但,这并不是课堂不要创新的理由。作为公开课,理应走在大众教学的前沿,理应担负着教学“探路”的重任,理应给听课者提供思索的触点。在“真”与“研”的基础上,让公开课求突破,不因循,这是对公开课应有的实践与诉求。


 


 

《唯真 唯研 唯新(关于公开课的几点思考)》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